菜单导航

寂寞少妇爱上送水工的感人故事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07:28:53

寂寞少妇爱上送水工的感人故事

远得要命的爱情》是一部电视剧,但往往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远的要命的爱情也有发生在现实生活里面,我没有看过《远得要命的爱情》这部电视剧,不知道里面的剧情如何,但是这个现实之中发生的远的要命的爱情的故事却是一度感动着我。一个年轻生命消亡,和一份“善待妻子协议”,折射着一个远的要命的爱情故事……
  
  豪宅内,送水工给了她心灵的温暖
  
  如果人生能让黄小娴再作选择,那么她一定不要住豪宅品孤独。6年了,她与丈夫像两个陌生男女,想打个招呼都很难。
  
  她的家在广州市郊的大型楼盘,时常孤独地坐在宽敞的阳台里,阳光丝丝缕缕的,顽皮地跳跃在她华丽的衣服上,看着楼下亲密携手走过的夫妻,她的心揪得生疼。
  
  10年前,她和丈夫陈凯还在贵州省石阡县一个偏僻的山村,过着清贫而恩爱的日子。后来,陈凯来到了广州市白云区一家鞋板设计培训中心,学会了制鞋技术。
  
  次年6月初,陈凯回到南海,应聘到桂城夏东工业区一家港资皮鞋厂做技术员。而后,陈凯在夏东工业区租了个厂房,开了个小皮鞋厂,至今已有了上千万元身家。丈夫开始很多应酬,偶尔回一次家,总是对她冷眼相待,懒得跟她说半句话。
  
  当黄小娴证实了,丈夫确实是有了外遇后,她对婚姻彻底绝望了。只要老公不提出离婚,能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什么都可以忍。况且,丈夫把家里大部分的积蓄,都交给她保管,自己也还有6岁的儿子作为寄托。
  
  这种生活,一直维持到2007年的初春,一个叫罗毅辉的男人出现后,完全变了。罗毅辉是一个送水工人,老家在贵州省玉屏县大龙镇,时年26岁。他在广东打工时,受尽了各种冷眼。2008年,罗毅辉来到广州番禺区,为一家饮水店做送水工。
  
  2008年3月4日,黄小娴打电话让饮水店送水。黄小娴听出罗毅辉的口音,是黔东一带的。遇到同乡人,让黄小娴备感亲近,她招呼着罗毅辉:“来,坐坐,喝杯茶再走。”
  
  在罗毅辉一年多的送水工作中,从没有客户像黄小娴这样,热情地招呼他喝茶。丽凤看着罗毅辉头发凌乱蓬松,脚下那双已裂了缝的皮鞋,心生怜悯,得知罗毅辉还没有女朋友,她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递给罗毅辉,说拿去修一下边幅,找一个女友成家。
  
  罗毅辉将钱还给黄小娴,说:“谢谢!”出了门,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这些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这样感动过,他冰冷的心,好久没有涌起这样的暖意了。而对黄小娴来说,生活也鲜活温暖起来。此后,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男孩来送水,黄小娴总会亲切地与他聊上一阵。
  
  6月底的一天,黄小娴对门的邻居李乔乔,约她一起去南沙看海。这女孩被一个年龄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包养,黄小娴从来不屑于与她沟通邻里感情。
  
  但那天她确实无聊,就答应一起前往。那次南沙之行,她发现李乔乔竟然是一个大学生,虽然过着傍富的生活,但言行举止很有品位。但是从南沙回来后,李乔乔不再找她玩,偶尔遇到,也只是礼节性地打个招呼,眼里透露出一种鄙夷。二奶都瞧不起自己,黄小娴心里很苦闷。
  
  家庭冷暴力下,放纵的情感欲罢不能
  
  2008年9月12日,陈凯回家。这天晚上,黄小娴特意替丈夫放好洗澡水,然后偎在丈夫身边,刚想撒撒娇。陈凯粗暴地推开了她的手,喝斥道: “你烦不烦?”
  
  黄小娴伤心地哭了,自己真的一无四处了,连个二奶都不如!第二天,罗毅辉送水到蒋家。见黄小娴双眼红肿,问她: “蒋姐,你怎么啦?”黄小娴潸然泪下,想起丈夫的冷落,以及李乔乔对自己的不屑与鄙夷,将心中的苦水一古脑儿倒了出来: “你别以为有钱人就过得舒坦,我真想回到过去,没有钱,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日子。”罗毅辉对黄小娴深感同情,他在黄小娴面前不再拘谨,放松了许多。
  
  2008年11月的一天,罗毅辉接到黄小娴的电话,要他过去陪陪她。黄小娴突然紧紧地握住罗毅辉的手说: “我老公好久没有碰我了,没有人懂得我内心的苦……”
  
  罗毅辉的心扑扑乱跳,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说不清谁主动,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生了关系。事后,黄小娴叹了口气,说: “咱们才是最般配的,至少,你尊重我,你能懂我。”听了黄小娴的话,罗毅辉认真地说: “姐,离了吧,我一辈子待你好。”
  
  尽管家庭冷暴力已让黄小娴满心伤痕,她也不舍得离婚的。但是,要她斩断这排遣寂寞的游戏,她也同样不舍得。为了方便约会,黄小娴给罗毅辉办了业主出入卡,还配了门钥匙。
  
  黄小娴特别提醒他:“陈凯会在周末回家,你那时候不要来。”每次,两人都会把门反锁了,以备黄小娴的丈夫忽然回来后,罗毅辉有时间躲起来。黄小娴如此的信任,罗毅辉感动不已。
  
  刚开始时,黄小娴对自己的出轨,还有着内疚与恐慌,可是每次丈夫回来冷眼待她,偶尔还说几句嘲笑讽刺她的话。她最后一丝道德防线也崩塌了,悲剧的种子,从此无法避免地埋下了。
  
  2009年1月11日,罗毅辉应约来到黄小娴家。两人一番缠绵后,罗毅辉对她说,我朋友都劝我,从你身上捞笔钱后,远走高飞。但是我不会那样做,我是真心爱你的!不久后,罗毅辉说准备回家盖新房,“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人过日子,你能嫁给我,我一定一辈子待你好。”这时候,黄小娴开始警觉了,如果不及时做出一个了断,任由这段畸情发展下去,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2009年春节后的一天,黄小娴将罗毅辉约了出来,到离家里最近的一间小饭店,挑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下。她对罗毅辉说: “未权,把钥匙还给我吧。咱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罗毅辉打断她的话问道,你是不是嫌我穷?所以宁愿跟着不爱你的老公生活?黄小娴摇摇头说:“我必须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从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罗毅辉说: “这是三万块钱,你拿去做点生意,算是我对你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