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个女大学生的成长故事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17:44:55

一个女大学生的成长故事

女孩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今年26岁了。西北某大学本科,专业,会计。毕业一年多了,现在还是郑州众多蚁族中的一员。这个年龄正是结婚的时候,可是感情不顺,至今还是单身一人,茫茫暮色中仿佛看到了她回出租房时婀娜却孤单的背影。

  女孩名字叫欢欢是大姑给起的,说她小时候蹦蹦跳跳很欢实。女孩出生在一个贫穷但很幸福的农家小院。女孩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农村还是个吃不饱的年代,有些家庭还只能一天吃上两顿红薯。但她家不缺吃,因为爷爷是生产队队长。但家

  里很缺钱,奶奶得了癌症需要化疗,叔叔在上大学,全家人的担子都落在了父母身上。女孩要交学费了,15块钱。她回来闹腾妈妈一个中午妈妈都没给她。说明天再给她,因为妈妈没钱要去给她借钱。日子就这样紧巴巴的过着,父母靠养头猪,买点庄稼,维持着家里的生活。直到奶奶去世了,家里维持不住了,欠债了。父母你就带着年迈的爷爷和幼小的弟弟去西北打拼。留下了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在外婆家。

  一年后,父母回来了全家人又团聚了。因为爷爷不适应西北的气候。日子还是那样紧巴巴的,父母为了还债种了十几亩地,起早贪黑,像牛一样拼命地干。女孩也长大了,懂事了。上初中了女孩也不主动要求妈妈给她买衣服,因为她知道家里没钱。妈妈还是会给她她买便宜的衣服。她也会很高兴。

  日子慢慢过着,情况有所好转。外债还完了。这时女孩上高中,弟弟上初中,爷爷生病。父母还是努力拼搏着,一年的收成够一年的花销。这时家里给女孩转户口,想让她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生活得好一点。经过一些周折,女孩还是顺利的考上了大学。在大学里过着所有大学生都一样的生活,学习,和学着生活。大四那年弟弟也来到这座城市上学。姐弟俩相互照顾,过得很幸福。转眼间,女孩毕业了。她不想离父母太远,于是就放弃了在西北比较好的就业机会回到了内地。此时女孩已经24了。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了,她随

  着此人的姐姐来到江浙某镇。此时的她大学刚毕业你工作经验,又刚好遇到经济危机。工作成了一个问题。来这里半月后才找到一家刚刚起步的棉纺厂,在里面当会计。女孩以为有了工作一切都好了。可是在工作上老板让他一个人干几个人的事情。刚开始干不熟练,老板还老骂人。女孩背地里流过好多泪,心里给自己打气干熟练了就好了。可回到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那个他在别的地方,没有人安慰她,鼓励她,她很孤单。并没有感到男朋友的存在。于是,两个月后,女孩回来了,跟他分手了。

  在家调整了一下心情,半个月后女孩又去了北京,来找邻居家的哥哥,找工作。可是此时的北京工作也不好找,又在这呆了十来天,最后回郑州了。在北京期间,她给人打零工,发传单。结果被警察给抓了。因为她们发的是不健康的宣传单。因为她不知情被警察叔叔批评教育了一番给放了。北漂回来经同学介绍她进了郑州一家内衣批发零售公司当会计。出租房离公司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在堵车严重的郑州她要提前半个小时去上班。每天披星戴月,一个月1500元。为了节约房租她和另外一个同学合租一个十几平米的房子。每个月吃吃穿穿所剩无几,但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一群年轻同事有说有笑还挺快乐。期间还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她也见了不少次面。不是他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他。直到2010年国庆前后,又有人给她介绍而一个,造化弄人他还是在江浙某镇。经过一段时间的网络交往她觉得他还可以,在2011年元旦她去了一趟他的公司,感觉还是可以。于是她决定过年把他带回家,给父母看,父母满意了过完年跟他一起去他的公司。

  于是她辞去了现在的工作,腊月28下午她把他带回了家。家人和邻居一看也觉得挺满意。事情差不多就成了。大年初四他带着礼物正式来她家拜访。她们全家人也找来了最有眼光的亲人来作陪。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今天的表现很失常,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他特想表现自己?他已不是女孩心中的那个他了。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他不满。这下女孩一家犹豫了,毕竟女孩跟他也不是很熟不太了解。这可怎没办?接下来这几天女孩家人都在焦虑和犹豫中度过,是相信他呢,还是相信群众?

  最终决定,放弃。大年初六女孩和弟弟同样带着礼物去了他家。走之前妈妈对弟弟说今天这事你要把好关,家里的态度是坚决不愿意了(当然这是妈妈悄悄跟弟弟说的)。弟弟其实还是挺看好他们的,弟弟觉得就凭着一次的表现否定一个人太残忍了。他在路上问姐姐对他是啥想法(弟弟想如果姐姐还喜欢他他会帮姐姐说服妈妈,今天他就替姐姐做主)可姐姐也不知道,一切还是未知……中午他家还是盛情款待了姐弟俩。这一顿饭让弟弟觉得是

  不想在家多呆,不是家的感觉。走的时候他家给了姐弟俩两个红包,一个2000,这钱没法要。用句女孩的话这事成不成钱都不能要。他们在寒风中拉扯了一个多小时,他家认为如果这钱不拿事就不成。姐弟俩心里还有阴影更不会拿着钱。最后姐弟俩一人拿了一百作为压岁钱。回来之后女孩又经过一番斗争,觉得即使再好了也会有些不愉快心里永远是个结。于是她跟他说了拜拜。说完分手那天中午她就走了,又去了郑州。她哭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也说不清楚是舍不得他还是心里难过,反正很伤心。汽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她要去找新的工作了,同屋的女孩已经搬了一个,又来的这个也订婚了。她不由的问,我的幸福在哪里???

  但是,随着时间的消逝,女孩会好起来的,因为这只是些感情问题,时间是可以把它淡化的。女孩在心里告诉自己:“感情受挫只是暂时的,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我有智慧决心来把握我的未来和幸福。”

  现在,女孩还在郑州,情况不同的是她已经进入了一家大型棉纺厂,继续当她的会计。并且她已经从那一段感情阴影中走了出来,开始了她新的爱情旅程。

  在此期间有一家市里的棉纺厂要录用她,她拒绝了。她要留在省城,因为她觉得这里才属于她。她要用她的阳光和智慧,在这座城市里打拼,寒冬已去,春风将至。她要在这里展示属于她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