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个抗日老兵的情怀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9日 12:14:22

一个抗日老兵的情怀

斑驳的岁月埋藏在一个抗日老兵的心里半个多世纪。几年前,年逾八十的张玉松老人怀着对那场抵抗法西斯战争的崇敬和怀念,踏着岁月的心路,回到了自己曾经战斗的临沂城西北的大菜园村(大体位置:临沂城西北),一幕幕战火纷飞的场景、一声声抗战杀敌的冲锋号、一个个英勇奋战的战士,每每谈到解放临沂城几个月的战斗时,张玉松老人就激情高昂,不能自已。一个抗日老兵对昔日抵御外敌、解放临沂战斗的怀念,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逝,反而愈加怀念与老战友们一起战斗杀敌的日子。

  当我们见到90岁的张玉松老人,他正提着马扎缓缓地从沙汪头村的街上朝家里走。除了耳朵有点背,精神矍铄、身体硬朗的他,一点也看不出已是90岁高龄。我们告诉他,是来采访关于他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些故事。张玉松老人热情地把我们邀到他家。

  坐下来,神采飞扬的张玉松老人向我们翻开了他在抗日战争中的记忆——

  一场遭遇战,与日军刀枪相见

  1944年1月,时任莒南筵宾乡沙汪头村长的王金奎告诉张玉松,让他参军打日本。看到日本鬼子在中国横行霸道,张玉松二话没说,毅然参军。由于当时爹娘不在家,张玉松就去了姥姥的村里报名当兵,进入当时的滨海军区后三野工兵连。

  参军后,张玉松随着部队先后攻打莒县县城、胶南县坡里、诸城、日照涛雒、陇海铁路牛山车站等地。

  1944年冬,张玉松随大部队攻打青岛后回临沂,为了避开日军的搜索,避免与其发生正面冲突,在青岛地界,他们的部队穿山越岭。当时他们的生活条件非常艰难,没的吃没的穿,大冬天里战士们只穿着单衣和到膝盖的大裤衩。走一路,鞋子都磨没了,崎岖的山路到处是石头,小的石子都硌到脚里去了。翻过了五、六座山头后鞍马劳顿,没想到晚上,在胶南市坡里村附近,被一个日本兵发现,接着发生冲突,因为距离近,双方只得用刺刀拼杀。当时,我军的工兵连、特务连及一、二连总共五六百人,日军却一千多人,双方军力悬殊太大,但一想到日本鬼子的可恨,战士们个个视死如归,每个人都与日本鬼子殊死拼搏,后来滨海军区十三团梁兴初(绰号:梁大牙)部队前来增援,合力与日军拼杀四天四夜。最终,英勇无畏的战士们取得了这场遭遇战的胜利,歼灭日军七百余人。

  那场战斗非常惨烈,刚从青岛的战场回来,翻山越岭往回赶,战士们疲惫不堪,又遇上敌军,但个个异常勇猛,仍与敌军进行了壮烈的拼搏。虽然伤亡惨重,但也大大打击了敌人的锐气。

  在那场战斗中,年仅18岁的张玉松刺死了多名日本兵,其中一个刺了日本鬼子胸部,到现在他仍记忆犹新。毕竟,每一刀都带着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带着解放民族的大义。

  回忆着,张玉松老人心生悲悯,他说:这场遭遇战打得真是惨烈,战友们真勇敢!当时谁也没想活下来。一晃70年了,现在算算,只有我还活着。

  解放临沂城战斗

  1945年春天,为彻底清剿日军残部,解放临沂城,大部队准备进攻日军防守最薄弱的临沂城西北园据点,以此打开解放临沂的大门。

  接到上级命令,张玉松随部队从莒南涝坡的柳沟急行军,一天一夜窜至临沂,晚上赶到临沂城南关时,被日军发现,丧心病狂的日军火力交加,部队一步也不能前行。好不容易从南关敌人的火力圈里爬出来,不得已改变行军路线,又从沂河岸堤,以河堤为掩体,趁着夜色顺河向西北而去,达到临沂城西北的大菜园附近时,又路遇从费县孟家庄、竹园等地赶去增援的王洪九部队,与他们又发生激烈枪战,双方的枪点如雨。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们打得王洪九部队剩余很少,其余的不得不逃进城内。

  部队继续攻城,前进时在大菜园附近一个庙里,张玉松发现庙里窸窸窣窣,看到有人,便及时汇报给排长刘成俊,并朝庙里打多枪,没见反应。排长刘成俊果断下令扔手榴弹,这才逼出了藏匿在庙里的日本兵,达三四百人之多。原来,日军为防止我军攻打临沂城,安排这些日本兵在此埋伏,准备随时偷袭前来的八路军部队,没想到他们还没准备好就被赶到的我军团团围住并剿灭。又为我军攻打临沂城扫清了障碍。

  攻城前,由当时的鲁中五团负责主攻,鲁中五团的力量由当时的县大队、区大队整编而成,由于日军占据先天有利地势,加之炮楼做掩护,又有大炮、重机枪等重型武器,火力猛烈,鲁中五团打三个冲锋,伤忘惨重,也未攻下来。

  张玉松所在部队在西北园的一个小沟里成立了临地作战指挥部,针对地势分析,发挥工兵在战斗中的作用,从指挥部开始向日本炮楼挖工事,全连上下,猫腰挖战壕,并在战壕上面搭铺木板掩护,战士们在工事里用肩扛、用筐头子提,一个个朝前方钻着送炸药。就为炸那个炮楼,一共扛了1800斤炸药。张玉松老人回忆说:那时候在工事里朝前送炸药,战友们的背都磨破了。后来打完仗,才看到战友们的袄背都磨碎了。

  在侦查中,张玉松曾多次到日军占据的城墙下侦查敌情及投送炸药,由于当时年龄小,日军以为他是小孩,并没在意,但当他朝回跑时,日军才用密集的火力朝张玉松开枪,张玉松不得不跑到一个坟子背面躲着,排长刘成俊问:你当时“挂花”了吗?张玉松说:敌人的火力不住点。刘成俊说:我说跑你就跑。听到敌人的重机枪一落声,排长下令掩护,张玉松才回到我军战场中。

  张玉松老人说:我们部队的战士把炸药送到挖到敌人的炮楼底下的工事里,炮楼底下挖了一间屋大小的池子,堆垛着我们送过去的炸药,中间放着雷管。指挥部说行了,一拉火,把敌人占据的炮楼炸了,声音那个大啊,我的耳朵就是那时候震聋的,我6年没能说话啊!炮楼里的敌人都炸飞的,好几百斤沉的石头也飞了出来。敌人的炮楼给端了,我们的部队冲上去……。就这样,我们把临沂城“拿”下来了。那时候正好是八月十五。

  从此,打开了解放临沂的大门。

  后来山东军区第二师政委刘兴元称赞地说:这个据点谁攻下来的?就是咱们工兵连!说明俺们工兵连在这场战斗中发挥的作用很大啊!

  怀念往昔,感叹未来

  前些年,张玉松老人还去过解放临沂城时他曾经战斗过的大菜园,往日的城墙已经被日新月异发展的新民宅所代替,昔日战士们的杀敌声、激励的冲锋号、隆隆的炮火声、呼啸的子弹声似乎还在耳畔响着。他说:今天的幸福与安静、和平与祥和,是那些为了解放全中国而牺牲的烈士们用生命换来的。相比那些长眠于地下的战友们,张玉松老人从来没想到自己能活到今天,他知道自己属于这片土地,他知道自己也永远陪伴着曾经一起战斗的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