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听老民警讲那过去的故事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16:09:20

听老民警讲那过去的故事

按照我们这次跟班学习的日程安排,我需要在提篮桥派出所巡逻队、社区队、办案队三个队个跟班学习十天。今天是周一,又是第十一天,所以,在参加了提篮桥派出所每周一例会后,我需要从巡逻队进入社区队跟班。

  主管巡逻队的副所长常建新同志是个对工作极为负责的,他是江苏人,来上海已经快30年了,他高高的个头,慈善的面容戴一副极为称体的眼镜,显得很是有一些书生之气。就在昨天,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工作和个人圈子相冲突的故事。就在前天,一个周六的晚上,毕业了有二十六之久的他的同学相聚,而他因为需要做申花、富力球场比赛保卫而未能参加。他说,同学们是经过了近半年时间才将时间定下来的,当然,因为他是警察,所以,一再的征求他的意见,然而,就是这样,他还是因为工作未能参加这次聚会。那天晚上,我是几乎和他形影未离的,从上午到虹口分局开会回来,他就一直忙碌着这次球赛的安保工作。下午,所有前一天巡逻的晚班人员都集合所里,四点,大家开了一个碰头会,五点,吃了晚饭,直奔虹口体育场。一直到晚上平安的安保回来后,他给我发了他的一首小诗,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今晚,他们同学聚会,四十多人,有的从国外回来,有的从祖国的大江南北回来,而唯独缺少的却是离苏州很近但因工作不能脱身的他。

  这是我在一天一夜工作中并没有发现的他的“秘密”。我只是感觉到,常所长那天的脸色不同以往,脸色绷得很紧,分配工作的时候,很细很细,安保之后,整队回来的时候,讲评也做的很到位。我并没有从他忙碌的身影之中发现到任何思念和怀念的影子,接到他发来的自己写的那首小诗,我久久的坐在电脑前麻木了。

  “一个警察的无奈/写在同学聚会与我巡逻辖区的路上/梅雨/纷纷而落/思绪/碎了一地/和在心里/五味杂陈;二十六年了/多少光阴/不再回首/那首《睡在上铺的兄弟》/我们还能否/用激情合奏;多想与同学们一起/放飞心情/重温旧谊/此刻,他们/正从四面八方/向同一目标进发集聚;而我/走入地铁/走向人群/走向上海繁华的/大街小巷/潜水/我的警察人生;愿同学们尽兴/愿同学们重温/那本日记/那段永不退色的/人生/一条短信/理解!让我欲哭不能/回复/请放心,这厢有我/为你们守护安宁!”

  看着他的小诗,原主管认为上海警察的各种条件都极为优越个人认为,顷刻间,化为了无有。是的,上海有雄厚的后勤保障,有超越于警力配备之外的“编外警力”和协管,有着在我们大家眼里都羡慕的工资和福利待遇,这些,都是上海人民警察的有优越性,但是,在优越性之外,上海警察几乎夜不能寐的冷静思考和匆忙的类似小跑的步伐,也许就是他们自己的软肋,而相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于面积大人口少的农村派出所来说,压力也许就是我们优越与他们的福利,而这种福利是用任何经济和物资是无法换取的,也是任何有价东西所买不来的。

  之后,我和常所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微信对话,他告诉我,他家里有一个八十岁的老父亲,整天忙昏了头的他,尽然在父亲节这天忘记了给老人打一个电话,尽然,在半夜凌晨才回到了家,然而,已经成为父亲的他,在那个深夜,接收到了自己儿子的礼物,看到了他的爱人为老的老父亲办理好的礼物,他流泪了......

  他说,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和儿子上学走后留在家里的爱人。他说,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他很满足,尽管自己的工资看似比其他省市同行高,但是对于高消费的上海来说,他依旧过着步行或是坐地铁的日子,一日三餐的就参与单位。他说,从来到上海的那一天,他一直就希望着自己所在的这座国际化大城市越来越美,越来越好,每当看到辖区的高楼挺拔而立,他的心中就有一种自豪感,就有一种荣誉感,就有一种安慰感,尽管他老家不是上海而是江苏,但他早已将上海作为了自己的故乡。

  那一夜,我们从内心进行了深入的交流,进行了我们所从事的这个职业的交流,就在那一刻,我忽然又自己安慰起了自己,毕竟,我们的压力小于他们!

  这个压力无时不在,就在我们刚刚安保的那场球赛上,上半场刚刚结束,就有球迷协会的人来说,如果上海申花不能赢了这场球,有人将要裸奔。这是常所长最为不安的,一个看台上的四十多个警力立即紧张了起来,好在下半场,上海申花进球了,欢呼的球迷除了脱下短袖以示狂喜之外,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常所告诉我,这样的球赛一年在虹口要有15场之多,还有很多很多的演唱会,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上海,资金雄厚的城市;上海,事无巨细的城市;上海,也是一个压力极大的城市。就如我在《我们到底离上海有多远》的文字里所说的一样,上海的平均每平方米面积上接近五个人,离发生拥堵踩踏人数最低值的七人,已近不远了,如果碰到什么国际活动或是一时的兴起,稍微松懈就会发生意外。而我们呢,是绝对没有如此大的压力的!

  常所长决定在今天这个日子带着我围绕他的工作在进行一下全面的过往,以来,可以系统的掌握他们的三队一室建设中的巡逻队,二来,十多天的工作,我与上海的占有结下了很深的友情,到了社区组,而这边的巡逻组需要三班倒的巡逻,再见的机会很少了。

  其实,我最大的心愿是多看望一下已有五十九岁的两位老民警了,他们尽管都是已经到了向他们热爱的这个职业说再见的时候,但是,我从来没感觉到他们一点有离开这个团队的意思,依然精神抖擞的巡逻在虹口提篮桥的大街小巷,无论白天还是黑夜。

  老民警给我讲述了很多关于他们年轻时的故事,讲述了在巡逻中所有应该注意的事项,讲述了他们的在这个职业团队中的每一件让他们难忘的事情。他们岁教我这个学生是那么的一丝不苟,又是那么的热情而生动,令我在离开他们之后,仍忍不住回答回望他们所在的办公地点,尽管,他们的身影依然被高楼大厦堵在了街道的另一端!

  听老民警讲述故事,真好!假如,我老了的那一天,我一定要向他们一样,穿着不愿脱下来的警服,将我们的所知所会一丝不落的交给我们的下一班次的。

  作者:李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