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个基层教师的30年 见证中国教师行业的30年发展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4日 10:57:20

  原标题:[口述]我做基层教师这30年:工资翻了近100倍

陈荣结在九井中学的教师办公室。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19年9月10日,是全国第35个教师节。48岁的教师陈荣结对此并不陌生,自1990年成为一名乡村基层教师,这已是她度过的第30个教师节。

  1990年,陈荣结拿到的第一份工资,仅有47元现金,并无任何福利或补贴。微薄的薪资曾让她的生活一度陷入窘迫,“女儿出生前,家里仅有200元现金,还负有外债”。

  这只是一个缩影——公开资料显示,1990年到1999年10年间,教师平均收入在国民经济15个行业中排名一直在第10位和第13位之间徘徊,教师平均工作基本维持在社会平均工资水平,且大部分年份低于全国职工年平均收入。

  伴随着国家层面的持续关注,相关政策逐渐落地,中国教师的工资待遇和生活状况,正随着时代不断变迁。日前,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我国教师工资已由80年代之前位列国民经济各行业倒数后三位,提升到目前全国19大行业第7位。

  如今,陈荣结的工资已涨至近4000元,将近工作初的100倍。她和同为教师的丈夫换了新房,添置了一辆车,再不必为衣食住行发愁。

  以下为陈荣结的口述:

  一

  我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的清溪镇,家有8个兄弟姐妹,我年纪最小。1987年初中毕业后,我考入犍为师范学校,每科成绩都超过90分。那时候的师范学校不好考,竞争大,我之所以考师范学校,一方面是我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另一方面是因为想早点参加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

  1990年,我顺利从犍为师范学校毕业。由于当时乡村中小学师资非常紧缺,我们毕业时大多都被分配至乡村中小学任教。我的大部分同学都被分配到了小学,我的运气比较好,被分在了位于犍为县九井乡的九井中学。

  但我第一次去九井中学时,非常失望。这所学校位于一座山坡的半山腰,一眼望去,破败不堪,连围墙都没有。教室是4间很简陋的平房,里面摆放的桌椅陈旧,一张坑坑洼洼的条形凳上能挤下两名学生。

  职工宿舍倚山而建,一旦下雨,雨水就顺着山坡流进我的寝室,导致寝室常年又湿又暗。食堂在山脚,准备的菜品非常单调,不是白菜就是南瓜,那时候肉价大约一元钱一斤,我们每三天能吃上一顿肉。

  日常生活也很不方便,因为山上没有生活用水,平时需要拎着桶去山下提水,一趟来回得花半个小时。我身体不好,提不动,有位四川师范大学毕业的男教师就经常帮我提水,后来他成为了我的丈夫。

  当时全校共4个班,初一2个班,初二和初三各1个班,每个班大约40名学生。教师一共10多名,大多是中等师范院校毕业。

  因为师资紧缺,教师们每门课程都得会教,我教过语文、英语、美术和历史。

  尽管工作任务重,生活条件差,我工作的第一个月,工资只有47元,没有任何补贴福利。当时学校里资历最高的教师工资也只有70元左右。我们的工资和县城教师也差不多,工资水平在当地算中等偏下的水平。那时候因为很热爱这份事业,生活压力也不是很大,倒也不是很在意工资多少。

  1992年和1993年左右,还有拖欠工资的情况,常常一拖就是一两个月。但是后来国家开始重视这个问题(1993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采取有力措施迅速解决拖欠教师工资问题的通知》),就基本没再被拖欠过工资。

陈荣结在清溪镇第一小学上公开课。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虽然我日常生活的开销并不多,但每个月工资很少有结余,因为那时候义务教育还没有完全普及,学费一学期大约50元。农村家庭大多很穷,很多学生交不上学费就辍学了,每学期开学前,我们就得去家访收学费。

  有一年我们去家访,遇上大雨,山路崎岖又满是泥泞,我们从下午5点开始往学生家里走,直到天黑才到,我的鞋跟都走掉了。家访结束后,我只能穿着学生家长的筒靴,举着火把,再走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