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新青年創造新文學“當代文學70年:文學與青年”討論會舉行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6日 21:32:36

從《新青年》到《創業史》,從“八十年代新一代”到當下的“小資”和“佛系”青年,青年始終是中國當代文學和文化進程的“同時代人”。

如何理解七十年青年形象的變遷?誰在命名和定義青年?今天的青年寫作者如何構建和重塑自我形象?他們是否為文學帶來新鮮的、破與立意義上的變化與可能?

10月22日,由《十月》雜志社、中國作家網聯合主辦的十月青年論壇第十一期“當代文學70年:文學與青年”主題討論會在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行。本次論壇由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李洱與中國作家網總編輯劉秀娟攜手主持,特邀賀紹俊、陳福民、劉瓊、張莉、楊慶祥等14位一線評論家及《十月》雜志主編陳東捷,17人進行了連續五場、累計時長四個小時的專業討論。

新青年創造新文學“當代文學70年:文學與青年”討論會舉行

第一組討論嘉賓

文學革命造就文學青年

沈陽師范大學教授賀紹俊發言的題目是“文學革命造就文學青年”。他談到,“近代以來最大的文學革命是100年以前的白話文運動,結束了古典文學時代,開啟了以現代漢語為基礎的新文學時代。沒有這場文學革命就沒有今天的文學,它造就了魯迅、陳獨秀、劉半農、周作人等一批響當當的文學青年。1949年隨著新中國成立,帶來的文學革命又產生了新的文學形態,涌現出一批新的作家。這批文學青年最先感知了新中國青春朝氣,寫這種青春朝氣也就成為了我們當代文學的底色。1980年之后的先鋒文學潮,打開了中國文學另外的空間,拓寬了當代文學表現的空間。這場文學革命走出了莫言、余華、格非、馬原、殘雪等文學青年。80后可以說是新世紀的文學青年,他們更多沉浸在自我狂歡的青春文學中。”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張莉以“文學作品中的青年形象變遷”為題,回顧了從陳獨秀的《敬告青年》開始,一直到100年來中國文學青年形象的變遷。她認為,“文學反映我們的時代。如果文學可以塑造我們的現實,或者會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生活,那麼文學中的青年形象不僅僅只是時代或者現實的反映物,會超越時代、超越具體個人的環境,成為藝術家的作品。”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楊慶祥表示,要談論青年或者青年形象應該回到一個歷史原點的時刻,青年形象、青年話語是一個非常現代的產物。在他看來,中國的語境裡面有兩個作品是值得考究的,一篇是梁啟超的《少年中國說》,一篇是吳趼人《新石頭記》,一個強調文化的斷裂,一個強調文化的延續,提供了兩種現代的關於青年和青年文化的思路。他提到,青年話語和整個現代國家話語是完全捆綁在一起的,這種思想的起源就奠定了整個中國現代文學和現代民族國家的政治內涵。

新青年創造新文學“當代文學70年:文學與青年”討論會舉行

第二組討論嘉賓

 青年形象引領時代 “時代新人”應召喚新時代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陳福民談到,青年問題首先是一個現代性的問題,表征著一種現代性的焦慮。青年作為一種革命的力量,作為現代社會最大的推動力,一直被賦予著一個民族現代自覺和覺醒的期待。50年代《創業史》中的梁生寶代,體現了新中國的一種沖動,是一個自覺承擔歷史責任的新人形象﹔80年代《赤橙黃綠青藍紫》中的劉思佳成為社會轉型中“迷惘的一代”﹔進入新世紀,散落活躍在文學文本中的不同體裁當中的各類青年形象,這個時候它的歷史主體責任感已經變得不清晰了。

因此,他也對作家們提出了期待,希望在未來的寫作當中,創作者能夠進一步厘定青年在社會中的關系,研究生產力和社會史的變遷,創造出一個又一個處在歷史夾縫當中但同時也仍然是一個恰當的歷史位置當中的青年形象。

《文藝報》新聞部主任李雲雷論述了“時代”“新人”與“時代新人”三個主題。他認為文學應當捕捉到歷史變遷中的新的青年形象和國家經歷的事實性變革。當前,中國正處於崛起和民族復興的歷史進程中,新一代的青年應該煥發出更多的理想和熱情,來召喚真正屬於他們的時代,也召喚我們中國真正崛起的時代。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劉大先認為青年形象是引領時代的,要反哺老一代的文化。他還指出,一個人如果不能對歷史負責任,就會死於歷史的壓力,並呼吁回顧到現代文學的發端時間,重新想象一個青春的中國。

新青年創造新文學“當代文學70年:文學與青年”討論會舉行

第三組討論嘉賓

“失敗青年的形象背后有值得探索的人生價值和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