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深厚的人民情怀 鲜明的实践品格——王朝闻文艺理论的现实意义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09:44:56

本报实习记者周洋

王朝闻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的开拓者和实践者,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立场、观点、方法研究中国的文艺现象和美学问题,在美学、艺术理论领域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提出了一系列鲜明的学术观点,并结合新的实践不断做出新的理论创造。在王朝闻诞辰110周年之际,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和《美术观察》杂志社举办了“王朝闻文艺理论及其现实意义——纪念王朝闻诞辰110周年学术研讨会”,以期推动文艺界更加注重对王朝闻学术精神的传承和弘扬,沿着他走过的路,继续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美学和文艺理论体系,并不断向前推进。

丰富而广博的学术论著

在9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王朝闻从现实中发现问题,完成了数十部著作。他早期所著的《新艺术创作论》探讨了艺术家的创作元素和审美对象;《以一当十》《喜闻乐见》等著作强调了艺术形态、艺术规律的探索来源于对社会生活、人的审美心理以及相互关系的全面考察,这种针对性与现实性曾在文学艺术界产生广泛影响;他主编的《美学概论》,现已成为美学研究的经典著述和权威教材;《中国美术史》《中国民间美术全集》等规模宏大的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不仅弥补了学术研究领域的空白,更将相关领域的研究推向了新高度。可以说,王朝闻的学术贡献,对新中国美学和文艺理论体系的构建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兼党委书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韩子勇表示,王朝闻先生是中国当代卓越的美学家、文艺理论家、雕塑家、艺术教育家,新中国马列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他通过数十部近千万字的著述指导和影响了新中国几代美术工作者,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美学和文艺理论体系作出了卓越贡献。从某个角度来说文化自信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们对我们这样一个民族、这样一个国家悠久的、独树一帜的美学精神的自信和传承。王朝闻先生对中国美学的梳理,在文艺理论方面所做的卓越贡献,给我们提供了一份自信的基础。

“从当前角度来看,王朝闻先生的学术贡献及意义不仅在于他在美学与文艺领域构建了自成体系的学科理论和概念,更在于经其揭示和阐发并支撑其思想理论构架的众多对立统一的美学和艺术理论范畴。”原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吕品田表示,这些对于直面和回应当下文化建设和文艺发展的现状及问题,依然具有明辨事理的真理性价值和激浊扬清、拨云去雾、引领风尚的现实指导意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认为,王朝闻的美学思想丰富广博又相互关联。“今天我们既要研究王朝闻多样而杰出的创作和理论成就,更应该学习他的品格,学习他熔化学问的能力,这对于当前文艺界经常出现的宏大题目、理论空转、掉书袋、重复引用等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阎晶明说。

勤于实践融会贯通

王朝闻是艺术家岀身,善于从作品中寻找艺术问题,他的理论有深刻的艺术实践品格。他对文艺作品的评论来自其对生活的深刻体验、精到分析和审美判断,入情入理。中国文联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认为,王朝闻的理论、范畴是艺术经验的升华,有生动的现实基础,从不为了言说而言说、为了逻辑而逻辑、为了概念而概念,凌空蹈虚,而是有极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性,能使人们进一步理解艺术理论所应具有的品格和当代价值。“他对文艺作品的研究,有宽广的生活视野、深厚的生活基础,从不囿在书斋,而是时时观察生活,品读细节,体味大众,乐于从不断观察、学习和体验中去创作;他思维敏锐、幽默善辩,保持对当下问题的深刻反思和探索。他的理论饱含对生活的热爱和琢磨,深入生活细节,品读人生百味,既有生活的温度,也有分析作品的体验思辨的深度。”潘鲁生说。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表示,当前文艺界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文艺理论与创作实践脱节。这一方面是文艺理论自身的问题,一方面是因为从事创作实践的文艺家轻视理论。“王朝闻文艺理论具有鲜明的实践品格,与创作实践联系非常密切,当代文艺创作实践仍然需要王朝闻文艺理论的指导。”王镛说。

王朝闻的美学思想和文艺理论研究紧密联系实际,从生活实践中来,又饱含哲学思辨。“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很深的功底,他的观点、理念都是从传统文化里汲取的,但是他并不僵化,包括西方现代艺术、后现代,他都很认真地去看,但是他不直接引用,而是将它们熔化在自己的艺术实践当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陈醉说。正是由于王朝闻的包容性与辩证观念,他的艺术评论才具有明显的贯通性特征。他广泛涉猎绘画、雕塑、戏曲、影视、摄影、连环画、曲艺、园林、建筑等几乎所有的艺术领域,对目所能及的艺术活动都积极参与。“他关心百姓所关心的一切文艺现象,这就使得他的文艺评论广接地气又言之有物,与百姓生活合拍,也深得艺术界人士的认可。”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徐涟说。在多元化思想盛行的环境下,学院艺术批评的门类分工越来越细,王朝闻的这种贯通于多种艺术门类,从具体艺术表现中探索艺术共性的评论,本身就是一剂良方。

坚持“人民性”“时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