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自由极光: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就是很好的文学创作方式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8日 16:57:41

  自由极光又名极光光,作家、编剧 ,出生于1986年,著有作品《宛若恋歌》《毕业后,我们裸婚》《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我曾爱过你,想起就心酸》《闺蜜》《不婚女王》等。(九志天达供图)

  为努力奋斗的小人物发声

  近两年,“减肥”越来越火热,很多年轻人通过喝醋、节食、催吐、运动等方式进行减肥,他们甚至将发胖视为一种“罪行”,似乎不办张健身卡就会与时代脱轨,歌曲《卡路里》更是掀起了全民减肥的热潮。自由极光发现,社会大众对于肥胖的女生可能会更加苛刻,她们承受的歧视和压力要远远大于常人。

  他还注意到另一个现象,随着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选秀艺人应势而生,然而身边很多选秀出来的艺人经过爆红后就消失了,“选秀节目年年有,谁还记得去年的人。”他们到达过云端,曾拥有了“一切”,但又被重重摔下,甚至有人患上了抑郁症。自由极光称,其实当下大多数粉丝只能看到艺人光鲜亮丽的一面,可是这些艺人在成名之前吃的苦往往会被忽视。

  “这两种现象其实都是时代的产物。我创作的所有故事也都源于我对社会的观察和人生的感悟。”自由极光想为这两个群体发声,于是写下了《加油,你是最胖的》。小说聚焦几个在挫折中奋斗的底层小人物,讲述了过气的选秀艺人郝泽宇与胖姑娘福子在困境中携手,成为了“更好的自己”的故事,既展现了无数北漂的生活现状,也还原了演员作为普通人的一面。

  这部剧的剧情并不是偶像剧里天花乱坠的浪漫与甜腻,而是底层人物为下一次工作机会在哪儿,下一餐在哪儿吃,怎么才能赚到钱而焦头烂额。“我的作品里描述的就是这些小人物的故事,他们虽然没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但是和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人一样,他们在用自己的生活方式过得很开心。”自由极光坦言,他的每一本小说都因为表达欲旺盛才会去写,绝不会依靠想象去写自己不相信的故事。

  作品就像时代的年轮

  从大一开始,自由极光就坚持在博客上写日记、散文、影评等,积累了一定的粉丝。后来有人就找到他,希望他写一篇关于他学校——北京电影学院的故事。“那时候,关于北京电影学院总流传着一些谣言,说我们学校周末放假门口停满了豪车,但是你真的去过那条街你就知道,那是个单行道,不可能停车。”自由极光就以这个谣言为由头,写了一篇关于母校的小说。

  让他没有料到,这篇2000字的小说点击量突破了百万,还引发了校内和校外读者的热烈讨论。大家纷纷留言,都觉得没看过瘾,他决定把这个故事扩写成长篇小说。正是这次机遇,让他开始以自由极光为笔名,在网上连载他的第一本小说《宛若恋歌》。

  第二本小说《毕业后,我们裸婚》就创作于他刚大学毕业那年,当时“蚁族”“蜗居”等概念兴起,北京地铁5号线刚刚开通,由于房价较低,他的同学都搬到了天通苑开始了租房生活。自由极光便以此为背景,写了两个毕业后结婚的年轻人在北京生活的故事。该书出版后,立即得到著名导演尤小刚的青睐。

  第三本书《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也同样是取自身边人的故事。一对一直想出去旅行的情侣,结果刚到想要去的地方便分手了,可是旅行还要继续。自由极光把这对情侣面临的种种问题刻画得入木三分,非常有戏剧冲突。他笑称:“这也是我卖得最好的一本书。”

  自由极光告诉记者,同理心其实是他源源不断地发现写作素材的法宝。“前期所有的故事其实都源于我身边人的故事,其实多多少少也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同理心能够让我做到换位思考,按照别人的逻辑想问题,从而理解他们的言行举止。”自由极光说,朋友们都愿意找他倾诉,因为他心思细腻,能够充分理解他们的想法。同时,在倾听中他也能够获得写作灵感。

  近11年的时间里,自由极光创作了十几部小说,三个电视剧剧本,还有一些零碎的电影剧本。他很欣慰自己一直在创作,因为这些作品就像年轮,可以在字里行间清楚地看到当时的人生状态。

  小说作品为影视创作

  提供雏形

  与别的作家不同,自由极光在写小说之初就瞄准了影视剧创作。在他看来,剧本大纲可能较为抽象,而小说能够让影视创作者看到故事雏形,方便对故事情节进行改编。大学四年的编剧学习,使他常用编剧的眼光审视自己的小说作品,也让他的小说进行影视改编更加具可操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