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贺敬之对中国新文学的贡献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11:58:39

  贺敬之创作的优秀作品《白毛女》《南泥湾》《回延安》《放声歌唱》《雷锋之歌》,被人们誉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鼓舞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纵观他艰辛而璀灿的人生道路和文学道路,他对中国文学,特别对五四以来近百年的中国文学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始终坚持文学的社会主义方向。

  贺敬之同志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成长起来的无产阶级文艺家,是在延安艰苦的岁月里涌现出来的人民诗人、人民戏剧家,他是冒着硝烟、冒着战火,伴随着“翻身”的“喜儿”,唱着《南泥湾》和《翻身道情》而跨入工农当家做主人的新中国门槛的文艺工作者,他是一位同雷锋、焦裕禄等从工农劳苦阶级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站在一起、为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奔走呼号的热情的歌者。他创作的优秀作品《白毛女》《南泥湾》《回延安》《放声歌唱》《雷锋之歌》,被人们誉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鼓舞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纵观他艰辛而璀灿的人生道路和文学道路,他对中国文学,特别对五四以来近百年的中国文学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始终坚持文学的社会主义方向。

  一

  贺敬之出身贫苦农家,同底层劳动者的心贴得很近,从他步入革命圣地延安,踏入文学殿堂始,在鲁艺就立下誓言:“我们高举‘鲁迅’的火把,走向明天,/用诗和旗帜,/去歌唱/祖国青春的大地!”(《不要注脚——献给“鲁艺”》)在延安的岁月,他逐渐树立了“为人民而创作”的思想,他早期的诗歌中就写了王婶子、夏嫂子、小兰等贫苦农民的形象,并给予了深深的同情。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人民服务的观点逐渐在他的思想扎根,不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的年代,不论是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不论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放声歌唱”“激情燃烧”的岁月,还是在被审查被批判的“文革”时期,不论是在顺利的时候,还是在逆境的时候,不论是受到赞誉的时候,还是受到批判或审查的时候,不论是在宣传文艺部门的时候,还是在离退休之后,他都始终如一、坚定不移地在理论和创作实践上贯彻执行毛泽东的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尤其在“文革”之后,他担任党的文艺宣传部门的领导时,面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一方面做了大量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如对胡风事件、对丁玲问题的平反等,一方面又旗帜鲜明地对违背“二为”方向的各种倾向进行了耐心的行之有效的说服批评工作。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他在1980年7月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后,根据党中央确定的精神,由郑伯农执笔,由他主持讨论修改,经中央领导同志审定后,同年7月26日以《人民日报》社论的名义发表的文章《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既继承了毛泽东的文艺思想,又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展、完善了毛泽东文艺为人民的思想,受到了文艺界和全国人民的热烈拥护,直至现在仍是文艺创作和文艺批评的指南。新时期以来,社会主义文学所取得的成就,不能说和这篇社论没有关系。他在团结、调动文艺界的一切积极因素,为创造“人民满意”的文艺作品,为贯彻“二为”方向、“双百”方针写了许多文章,发表了不少讲话,做了很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对推动文艺向社会主义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他是毛泽东文艺路线的忠实实践者,是杰出的无产阶级文艺理论家、诗人和戏剧家。80年代初中期,贺敬之继诗人臧克家之后,大力倡导、普及、推广深入研究毛泽东诗词,团结海内外热爱毛泽东和毛泽东诗词的学者、专家作了大量的工作,在全国乃至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1940年到延安至今,他不忘初心、坚守信仰,始终坚持文学的社会主义方向。

  二

  五四以来歌剧大多受西方歌剧的影响,缺少民族特色。其人物多为上层社会的少爷小姐,劳动人民大多是作品中的配角,而歌剧《白毛女》却以“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鲜明主题,第一次在中国戏剧舞台上形象地展现了农民如何被“逼上梁山”的过程,第一次在戏剧舞台上表现了中国社会,尤其是近百年来封建地主阶级勾结帝国主义残酷压迫农民,农民忍无可忍投奔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进行革命反抗的真实现实,歌颂了人民革命的胜利,它是歌剧民族化、大众化的典范,是中国现代歌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里程碑式的红色经典,它是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集体创作的智慧的结晶,又是主要执笔者贺敬之人生观、艺术观和个人才华的具体体现。当时,贺敬之年仅21岁,《白毛女》的演出场次之多,被改编为各种戏曲舞蹈形式之多,观众之多,在中外戏剧史上可以说是少有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应该说,贺敬之对开辟中国歌剧社会主义新纪元做了重要贡献。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