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大咖齐聚南京书展,畅谈江苏文学与新中国七十年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11:58:39

  “努力播放社会的脉搏与心跳”

  大咖齐聚南京书展,畅谈江苏文学与新中国七十年

  十二位论坛嘉宾合影。 图片由南京书展提供

  你会用怎样的词汇形容你心目中的江苏文学?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吴俊说,江苏是“中国文学的王者之地”;《钟山》副主编何同彬说,江苏文学的天空“星汉灿烂”;苏童则引用海明威的著名短篇《白象似的群山》来描述江苏文学:“她像大象一样,步伐并不快,但每一步都走得稳健、扎实,最终构成了巍峨绵延的群山。”

  在刚刚落幕的2019南京书展上,由南京市作家协会主办、可一书店承办的“江苏作家与新中国七十年文学”主题论坛吸引了无数目光,叶兆言、苏童、毕飞宇、鲁敏、叶弥、朱辉、吴俊、张王飞、何平、何同彬、跳舞、雨魔等十二位江苏文学大咖集体亮相。细数江苏文学与新中国一同成长的点滴,回眸江苏作家与时代之间的回应与互动,站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历史节点上,这场论坛是“成果检阅”,也是审视、思索之后的“再出发”。

  三个关键词, 诠释江苏文学实力

  江苏文学何以成为江苏文学?江苏当代作家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王飞笑着说,江苏文学有三个特点,即“团体冠军”“全能冠军”和“南秀北雄”——

  “江苏作家的梯队特别整齐,在五〇、六〇、七〇、八〇等每个代际都有一批颇具影响的作家,这叫‘团体冠军’;江苏文学在长篇和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儿童文学、文学评论等多种体裁领域均实力雄厚、遍地开花,这叫‘全能冠军’;江苏地跨南北,文学创作风格多元,兼具南方文学的细腻和北方文学的厚重,这叫‘南秀北雄’。”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吴俊认为,江苏文学不仅名家辈出,而且大部分作家都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活力,赵本夫、周梅森、范小青、储福金、黄蓓佳、叶兆言等作家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一直到现在,都保持了“文学的现在进行时态”,仍是实力雄厚的一线作家。稍后的如苏童、韩东、毕飞宇、叶弥、鲁敏、朱辉、朱文颖等,已经跻身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中坚作家。根据赵本夫、毕飞宇、苏童、周梅森、叶弥等作家的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影响巨大,使江苏文学产生了跨域的影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吴俊说,“叶兆言一家四代矢志文学,从叶圣陶、叶至诚到叶兆言、叶子,成为当代文学史上唯一一个见证并参与百年文学流变的文学世家。”

  这恰恰印证了江苏文学的精神延续性和内部生产力。作为一位从小城东台走出、在邮局工作十五年后才踏上文学创作道路的“70后”作家,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对此格外有感触:

  “文学艺术总是与其所处的特定时代和地域环境密切相关。江苏文学的气派、格局、韵味,处于时间长河的流动之中,变得愈益醇厚,每一个后来者的身上,都带着前辈作家的影响与烙印。在我还只是个文学爱好者的时候,叶兆言、苏童的作品已经使我无形中受到了来自本土的美学辐射,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看似轻盈实则强大的‘气韵’的滋养——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以及后来的江苏作家与生俱来的财富吧。”

  回应与互动,

  让文学成为时代镜像

  今日之现实,明日之文学。作为时代的精神镜像,江苏文学积极回应有关当下和历史的重大命题,使文学得以负载这个时代最丰富饱满的信息和元气。这在参加此次论坛的作家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一向沉默的苏童谈起了自己的代表作《妻妾成群》《黄雀记》:如果说前者是对旧时代中国女性命运悲剧的一曲挽歌,后者则表达了自身对1980年代青年人的命运关怀,和对改革开放初期时代病灶的某种隐喻与思索。苏童还借用约翰契佛《一台巨大收音机》中的重要意象“收音机”,来表达自己对作家与时代关系的理解:“任何一个社会都有庞大的体积与重量,它以隐身的方式盘踞在作家的肩膀上,所以文学注定是负重的、艰难的。如何‘收听’到更多的‘波段’?我想作家必须设法钻进那台巨大的收音机里,或者干脆把自己变成那台巨大的收音机,努力播放社会的脉搏与心跳。”

  从早期描摹乡土人情到关注“人性暗疾”的城市书写,再到长篇小说《奔月》记录急剧变化时代中都市人的精神状态,作为“70后”代表作家,鲁敏坦言自己已经到了应当写出更好作品的时候:“不断变化的外部世界与不断成长的内心自我,两者之间会产生化学反应,会沸腾,会沉淀,而文学就是要找到外部现实与内心世界的最大共振,在这个振幅中发出独特的文学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