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歷史、民間與未來——莫言和勒·克萊齊奧同台談“故事”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9日 12:12:14

人民網北京10月9日電(吳曉琴) “我是一個講故事的人,因為講故事我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我獲獎后發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這些故事,讓我堅信真理和正義是存在的。今后的歲月裡,我將繼續講我的故事。”莫言說。

歷史、民間與未來——莫言和勒·克萊齊奧同台談“故事”

莫言。人民網 吳曉琴 攝

10月9日上午,2018、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前一天,諾貝爾文學獎作家高峰對談在北京舉行。200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齊奧和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從歷史、民間與未來的多重角度,就與人類生活密切相關的“故事”和對新世紀未來文學的展望進行主題對談。

歷史、民間與未來——莫言和勒·克萊齊奧同台談“故事”

諾貝爾文學獎作家高峰對談現場。人民網 吳曉琴 攝 

兩位諾貝爾獎作家同台談“故事”

故事源自民間,故事也是走向世界的通行証。對每個人特別是作家來說,童年往往是故事的起點。

莫言的故事曾經從《透明的紅蘿卜》裡的黑孩講起,從《四十一炮》裡的“炮孩子”講起,從少年時聽村裡老人講的“聊齋”故事講起,最終構建起屬於莫言也屬於世界的宏大而瑰麗多彩的高密東北鄉文學王國。循著《變革》中科特迪瓦的男孩讓·馬羅、《流浪的星星》中尼斯的猶太女孩艾斯苔爾,以及在記憶中探尋非洲土地的《非洲人》,我們抵達的是勒·克萊齊奧的文學世界,抵達他對“主流文明之外的人類和為文明隱匿的人性”的探索。

歷史、民間與未來——莫言和勒·克萊齊奧同台談“故事”

勒·克萊齊奧(左)。人民網 吳曉琴 攝

在諾貝爾文學獎的授獎理由中,勒·克萊齊奧的作品被形容為“新的旅程、詩意的冒險和感官的狂喜”,而莫言則被描述為“一個詩人”,向我們展示了“一個人們膽大妄為、孤立無助、荒誕不經的世界”。他們的寫作都源自民間,以“故事”記錄著歷史,書寫著關於人性和人的世界的寓言。勒·克萊齊奧始終游走於不同的文化之間,非洲曾啟發了他的創作,和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改變了他對世界的看法﹔莫言則在文學的“高密東北鄉”安置著他“飛躍於人類存在狀態之上”的想象。人所不能抵達的未來和遠方,都是作家筆下的“故事”馳騁的疆場。

於莫言而言,從第一次發表作品,至今已接近四十個年頭﹔而勒·克萊齊奧自1963年出版第一部小說《訴訟筆錄》,至今已近六十年。他們筆耕不輟地向世人講述著他們的故事,始終懷著對人類文明的關切和隱憂。如果說諾貝爾獎只是一個榮譽或標簽,只是一個令兩位世界級作家同台對話的契機,那麼“故事”則隱含著他們作為文學家和小說家的精神內核。在全球化飛速發展和信息爆炸的今天,人們是否還需要說書人口耳相傳講述的故事呢?無論答案是怎麼樣的,文學永遠不會謝幕,“故事”也將繼續承載人類對未來的想象和希冀。

演藝明星現場誦讀莫言作品

作為中國首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籍作家,莫言的影響力早已越出了文學之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后,莫言的作品在世界上的傳播愈加廣泛,迄今他的多數重要作品已被翻譯成五十多種外國語言﹔同時,中外許多大學相繼授予莫言榮譽博士學位,德國巴伐利亞藝術科學院授予他“通訊院士”稱號,英國牛津大學攝政公園學院授予他“榮譽院士”稱號。

《紅高粱家族》《豐乳肥臀》《生死疲勞》《檀香刑》《手》《我們的荊軻》等作品片段,經由諸位明星的誦讀,讓人們愈發領略到莫言文學語言的鮮活魅力。李敬澤等作家、評論家對莫言近四十年的文學創作以及莫言對中國文學、中國文化國際地位和影響力提升所起的突出作用,給予高度贊譽。著名教育家朱永新在發言中,特別談到莫言作品對青少年的價值,他認為:“鮮明的人道主義,頑強的英雄主義和苦難的理想主義,是莫言作品傳遞給我們的情懷,也是青少年應該從中汲取的精神養料。”

歷史、民間與未來——莫言和勒·克萊齊奧同台談“故事”

演員祖峰現場誦讀莫言作品《生死疲勞》。人民網 吳曉琴 攝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發布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用全彩插頁的形式,首次收入了180余幅獨家高清圖片,包括莫言從童年至今的珍貴的生活照片,在國內外發表重要演講、領受重要獎項與榮譽的珍貴照片,以及部分作品的珍貴手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