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疫情应急响应下,民间参与的角色、价值与反思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08:34:10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人心。民间参与在本次应急响应中的角色和作用是什么?民间参与的力量,是杯水车薪,还是与政府在疫情决策过程中通力合作?

1月30日,SEED社会创新种子社区,发起了“疫情应急响应下的民间参与”圆桌讨论。3位主要的分享者,分别站在民间支援、民间行动的观察与协作,以及政府公共决策的角度展开讨论。要点包括:

-亲身参与者分享,物资支援的过程是怎样的,中间的难处、挑战与个人观察。

-作为民间参与的观察者,看到现有哪些民间行动?如何促进物资更有效地调配与供给?

-疫情发展期间,政府正进行哪方面的工作,我们应如何理解政府的公共决策?

-民间参与的角色、价值、问题及反思。

澎湃新闻将这场讨论的主要内容摘编如下。

2月1日,上海里弄里,独自打沙包的老人。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图

一、物资支援现状如何?

分享人:晓媛 2015 SEED Fellow

我一开始是协助政府找物资,主要在开发印度渠道。后来又开始参与 MIT 和哈佛校友网络,将北美、欧洲等地区的口罩和防护服对接到武汉。主要做线上货源信息的 update,其他伙伴有参与物流运输、医院收货情况审批以及财务统筹等。

这个过程中,我们最开始发掘的是北美、印度的资源。为什么呢?国内物资,大家认为政府会很快反应,所以我主要去找国际货源。

目前发现,企业更方便调动海外资源,更有力量进行物流调动和国际资金的流转。民间组织可以帮助支持企业。比如,我们帮浙江省做政府采购,他们就会通过阿里去采购,对价格、三证的需求比较高,但仍然愿意通过民间力量协助找货源。

不过目前难处也很多。每个地区的需求不一致,比如,口罩的品牌不同的地方会给不同的答案,匹配率不高,需要不停地提供货源,并根据每天新的资讯进行货源采购及严重。具体操作也比较复杂,没有有序的接口来统一管理。比如,很多医院无法做国际采购,一定要提前有人捐赠在海外直接采购货物,然后货物才能到达海关,再到达医院。目前,除武汉外,我也了解到,湖南、北京等地的一些医院会直接联系当地红十字基金会,然后有货的伙伴需要拿红十字会单子,将捐赠的货物过关。

主要的挑战来自 5 个方面:

产品。从产品型号上来看,需要 N95 医用型( N95 +防喷溅)才能进红区一线使用,货源是不是符合使用标准,是第一个挑战。

价格。货备齐了,但价格却有了变化,每个小时都在变动。国外看到中国缺货,市场有反应,跟着涨价。

资质。很多货源本身就是零散的买卖,虽然货是靠谱的,但没有证。比如印度的供货商,有很多就没有三证(生产证、许可证等),导致入关困难。

医院。医院收到的货,觉得与预想情况不匹配。发现达不到医用要求。

捐赠人。捐赠人看到最后的口罩没能进入一线,有时是发现当地需求改变而做的紧急调整,却也让捐赠人产生质疑。

这个过程中,观察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现象:

诸多志愿者在微信群中对要卖货的比较排斥,担心商家牟暴利,尤其是在举国抗击疫情的情况下,即使买卖交易是人之常情。

通过线上校友会力量,个体采购物资,再通过红十字会对接给医院,效率比“机构对机构”要高。

中央调动与地方需求之间的张力。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在努力做总控,货源优先武汉,导致其他非武汉地区的捐赠可能会出现不能及时到达的现象,很多地方也买不到口罩。如果中央做总控,大家协力,有利于分配。

从物流来看,印度的物流比较慢,北美的物流比较 ok。了解到的路径是先到 LA,再飞过海关的时候偶尔会被卡,但是能够通过各方的沟通进行疏通。一步步走下来,可能效率有限,但是路还是可以走通的。

2月1日,上海市中心,戴口罩的青年女子。

02 民间在线协作,如何更有效?

分享人:昂达 2018 SEED Fellow

在这次疫情开始的时候,我其实是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到了前几天,我们从观察者变成了一个参与者,更深入地直接参与到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