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疫情笼罩,更显生态民俗宝贵价值——专访中国生态伦理学会环境伦理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红兵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31日 16:26:09

民俗是民众千百年来生产生活中形成并传承的生产生活经验及智慧,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结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风俗习惯发生了改变,传统的拜年取消了、亲朋好友的聚会延迟了,随之兴起的是云拜年、云祝福、云上课、云监工……疫情也让很多人发现现代社会仍然存在很多陋习,比如吃野味,有人将之归因于传统文化的封建迷信存在。作为传统生态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传统生态民俗对于推进生态文化体系建设、推进生态环境教育具有重要意义。如何认识我国各地域传统生态民俗、传统民俗现象,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更好地传承与发展,值得讨论。

◆本报记者王琳琳

疫期聚会、嗜吃野味,也怪传统风俗?

中国环境报: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些人不顾病毒传染危险,相互拜年,同学聚会、老乡聚餐,有媒体报道,福建一个人因为参加宗族聚会而感染影响了很多人。有人因此觉得,一些民俗落后于时代,是时候该改改了。对此,您怎么看?

陈红兵:现代社会强调法治,法治逐渐渗透到民间社会的深层,在一定的情势下比民俗规约更有效,这是事实。不过,民俗对民众行为的规约作用不会被法律法规所取代。这是因为:一方面,社会转型及变动时期,需要及时建设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措施规范人们的行为,建立社会秩序,而社会稳定时期,更需要民俗习惯规约人们行为,维持社会正常秩序;另一方面,法律法规注重外在的理性约束,民俗则能打动民众情感,深入民众内心,化作民众自觉自愿的行为。这正如作家毕飞宇所说:“风俗是最为亲切的法律,而法律则是最为彪悍的风俗。”

传统民俗具有一定的惯性,像在抗击新型肺炎疫情的特殊情势下,确实会影响法律法规、政策措施的有效实施,不过相信大家一般都能很快意识到遵守政府法规、政策的重要性。倒是在疫情过去后,我们要避免民众“好了伤疤忘了疼”,可以将一些科学的、有益于健康的做法转化成新的民俗。如非典时期,我们已经经历了乱吃野生动物的惨痛教训,但事隔17年我们又重蹈覆辙;非典时期,人们意识到聚餐时用公筷对于卫生健康的必要,但很快大家又回复到传统习惯。这些都是需要提醒、采取相关措施推行,促使好的、科学的行为方式成为新民俗的。因此,我近年来倡导应适应时代发展,建设生态民俗。

中国环境报:专家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祸起野味”,与武汉华南市场非法售卖野生动物、部分人封建迷信嗜吃野味有关。不少人巧言善辩,说这是我们的传统风俗。请问传统民俗要背这个“锅”吗?

陈红兵:对于有些人将吃野味归因于传统风俗的说法,要提高警惕,以免其混淆视听。诚然,传统上,我国某些地区有嗜吃野生动物的不良风俗,比如我们说到八大菜系时,会提到广州人喜欢杂食,除了猪、牛、羊、鸡、鸭、鹅、鱼、虾等,还吃狗、蛇、鼠、龟、兔、猴、螺、蛙、虫等。但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民俗中又存在众多饮食相关的禁忌,对于我们维护动物多样性,保护人们身体健康具有积极意义。如山东民间有蝙蝠、穿山甲、黄鼠狼、蛇、狐狸报复心强的说法,提醒人们不要随意伤害这些动物。各民族民间故事中均有保护动植物“善有善报”、伤害动植物“恶有恶报”的故事,教育人们善待动植物。

我们要认识到,由于认知的局限,传统民俗观念中存在一些不适应当代社会的迷信成分,但也给我们很多借鉴反思:一是禁忌背后实际上蕴含着民众千百年来的生存经验和智慧,是有利于我们维护人与自然生态环境、人与动物和谐共处,保护人自身可持续发展的;二是民俗中迷信的说法虽不可取,但是它能激发人们对自然、对其他生命的敬畏之情。我觉得这种敬畏之情在今天还是需要的。

实际上,传统民俗中存在丰富的维护人与自然生态环境、人与动物协调发展,维护人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经验和智慧,需要我们今天去挖掘、整理,将其中合理方面应用到当代社会生产生活当中。也正是在此基础上,我非常赞同系统研究传统生态民俗及其现实意义。

当代社会还需要传统生态民俗吗?

中国环境报:您能否对传统生态民俗的定义及内涵做个界定?

陈红兵:民俗是在民众千百年来的生产生活中形成,并在民众中传承的生产生活经验及智慧。生态民俗是民俗的有机组成部分。大体而言,传统生态民俗就是传统民俗中体现的生态观念、生态环保实践及方式。

生态民俗的内容可以从不同角度划分。如生态民俗观念体现在创世神话、自然崇拜、自然资源保护禁忌规约中;生态民俗实践体现在农林牧副渔,以及衣食住行、生死嫁娶等生产生活民俗中;生态民俗形式则包含自然崇拜仪式,民间故事、民歌等民间文学形式,以及动植物、水、草地等自然资源保护禁忌及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