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民间志愿者:救援讲求的就是快和准 希望物资直抵湖北医院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2:27:30

从湖北各大小医院陆续公开发布紧急求助信息开始,一线医疗物资匮乏的现实已经确凿。这样的时刻,每个人都指盼各募捐平台和渠道发挥应急作用。而今天出现在湖北省红十字会、慈善总会身上的信任危机,反映了某些潜在的问题。

同步于慈善机构和公益组织,民间志愿者也在默默忙碌,他们的行动自发、自愿、自驱,从筹资到筛选厂商、采购物料,再到监督甚至参与物资运输,每个环节都由个人亲力亲为,但即使这样,也并不具备绝对成功的保障。

本文作者甲木就是民间志愿者之一,本文是她对自己参与的“小救援”的记录。我们希望通过分享这份经历、经验,为所有同样渴望为武汉,为湖北做点什么的普通人提供参考,希望大家实现合理有效的捐助或其他帮助。

另外,也如文末所言,在这次疫情中默默付出的民间志愿组织还有很多很多,志愿行动很难,也很难得,感谢他们始终与求助者、需要帮助者同在。

图为作者所在的民间志愿者团队实时更新的账单情况。截至发稿前,所有余款已被用于捐助隔离服到武汉儿童医院,此前该医院的隔离服库存已经为0。

01 开始行动前

我是1月19日从上海回江西的,我的工作搭档1月21日回武汉。当时情况已经有了变化,一开始说疫情可防可控,所以她回去时我们只是有点隐忧,走之前,一个同事开玩笑地说:“没准你这次回去,武汉肺炎要闹大,到时候你回不来了的。”一语成谶,1月22日情况就恶化了,确诊病例多了起来,到23日封城,猝不及防。

那两天我每天抱着手机看关于疫情的一切新闻,官方的、非官方的,情况瞬息万变,随之鄂州和黄冈也封了城。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医疗物资肯定紧缺,而且地方比省城更紧缺,所以我在豆瓣发了条广播,希望有人能够关注武汉之外的湖北其他城市的物资运送,我并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加入到民间救援的队伍之中,个体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除夕夜过得很不痛快,当时疫情发展得很快,我也询问了在湖北各地的朋友的情况,好在大家都无事。当时医院求助信息还是零零散散,未有人做整理,我关注了一下,除了武汉的医院,其他城市的医院也有求助信息了。一般情况下,在没有传染科的医院,防护服、N95口罩这样的物资不会储备太多,短缺是可以预料的。而且疫情发生的事件太不凑巧,正值春节,货运缓滞,即便是集中调配也需要很长时间。

作者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表达的担忧

02 加入救援队伍

与此同时,我的好朋友——作家季晴开始在她的读者群里募捐、筹购N95口罩,很快她就募集到了两万多元。按每只口罩单价20元算,这些钱已经够买600个N95口罩了。季晴原本决定把其中300个捐到武汉的医院,另外300个捐赠到上海仁济医院赴武汉的医疗队。随后我也发动自己的亲朋好友捐了一万多,募捐活动截止于大年初二,即1月26日,我们把两笔款项加在一起,总共募集了五万多元。

一开始季晴准备购买口罩的商家是她在微信上联系到的,她让对方提供资质和产品证明,商家却始终推托。当时义乌生产假口罩的新闻已经出来了,出于谨慎,我们最后没有选择在这家采购,转而询问另一个货源比较靠谱的商家。经过医生确认他家的N95口罩可用后,我和季晴商量决定,改为采购4500个,其中500个按原计划捐赠给上海赴武汉的医疗队,另外4000个分四批发放武汉之下疫情严重的地级市和县级市。

此时,网上已经有网友整理好了除武汉之外的地方医院求助信息,我按照这些信息,分别拨通了黄石中心医院、荆门第一人民医院、孝感第一人民医院、孝感妇幼保健院几家医院的电话,询问他们是否还处于物资匮乏的状态,并向他们确认口罩是否可用。每家医院的回复都是“缺乏”,请我们务必尽快寄送,尤其是孝感妇幼保健院,听说我有N95口罩,语气中是抑制不住的激动,我当时真的觉得我们在救人。

微博博主@协和医院Do医生汇总的地方医院求助信息(部分截取)

大年初一,也就是1月25日当天,季晴和我开始多方联系,我们既要对这笔善款负责,也要对湖北的医院和医生负责,在解决他们燃眉之急的同时,不能捐出假货。经过反复的联络、核实,我们在当日下午捐出了四批物资,分别送往上海仁济医院和此前联系过的荆门、孝感和黄石。前三批我们在当晚就拿到了顺丰快递的回执单号,而预备送到黄石的那批口罩,本预计在大年初二早上寄出,但一觉醒来,因为参与救援的人越来越多,囤积物资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们那批口罩已被别人买走了,送往黄石的物资就很遗憾地没有成功捐出。因此这次我们的实际口罩捐赠数量是3500个。这样就还剩下了一笔钱,两万多,还能做一些事情。我们的想法也比较简单,每1000个口罩寄送一家医院,虽然数目上看只能暂时救火,但如果能在国家调配的物资之前送达,解决燃眉之急,也还是能够帮到一线的医生的。

03 新工作小组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