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声巨大的噪杂骚乱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21:26:16

一声巨大的噪杂骚乱

  今天,写了一份现代远程教育的自评报告。
  不知道怎么的,时间也会在指头上啃光;
  我很惊讶。
  我能回忆的再加快,有拖着身影的长带在飘;
  看呀!
  我的年岁消失到一座绿色的花园。
  而有无数数的绿与花,去冲向远方而奔去了。
  
  下午,五点钟的光。
  你们来么?
  来吧,来到我的苍老的脸上。我听到矿区发黑光的硬度,黑势力吱吱地响着。
  向着我;
  这总算是一个有方向的声音。
  
  我无言地悲哀地坐着
  坐在指尖上的悲哀。
  天空,有一只飞鸟很快就被黑云吞食掉了。
  
  五点钟的光,死掉了。
  并列着,平躺在黑黑的死光怀里;
  屋子一片抵御夜色的沉哀。而我,
  恰好
  又变成沉哀的柱子,支承着一屋子时光之上的气息。
  
  六点钟,也死了。
  暮晚,一系列死亡的,在巨团的黑势卷来;
  我很是不安
  一种前所未有胆战心悚而来。光在哪里?
  
  墙角的
  吱吱声,响起来。几只,数只,群只,无数
  鼠在存储
  它们的黑路,不是在铺熟悉的黑道的线路么?
  黢黑
  我无法驱赶。而且,也不知道鼠已不怕人了。
  
  吡吡
  象是牙,也象胃。不见全影
  只是一片地黑。
  我又想起白天里,有一只惊人大的苍蝇
  落在
  我的白纸上,象是啃食光,食字;
  我怎么也越不过它的抓挠的翅膀的嘲笑。
  
  突然
  一声巨大的噪杂骚乱裹走了我的耳朵。
  矿区野外
  躺着一本散乱的书卷;
  没有头绪的声音
  迅速爆炸在一个没有头颅的血地现场。
  
  秩序散去了。
  在黢黑的夜色之上的势团;我捂着
  双眼
  为脑部的光线,泣不成声
  地说:我也将交换我的生命在另一声巨大的噪杂骚乱的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