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纸上春天(组诗)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14:21:41

纸上春天(组诗)

  ◎太小了
  
  绿荚里的豌豆太小了
  山坡上的紫花地丁太小了
  青蛙眼里的天空太小了
  蒲公英的降落伞太小了
  我站在地图上哭泣,声音太小了
  原谅我爱着你,心眼太小了
  
  ◎花事
  
  风吹落一朵,又吹开另一朵
  它喜欢看着开在枝头的花儿,又在地上
  重新开一遍
  
  整个下午,我都坐在树下发呆
  时光和风一样,它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想念
  
  可以是草莓,葡萄,芒果
  也可以是霜后的柿子
  
  而说起浅秋,脑海里总是无端闪过
  老屋的核桃树
  
  这让满枝核桃无所适从
  以至于突然恨起自己的坚硬来
  
  ◎蜜蜂
  
  我拥有过蜜糖生活
  拔掉毒针后,我是绝对的顺民
  
  我寡言,在黑暗里无法
  轻易入眠。我默念不惧怕死亡,却总忍不住
  把头探向春天
  
  ◎桂
  
  我闲闲地翻书,风闲闲地吹
  桂花闲闲地落,落,落
  芬芳安谧
  我熟悉这样的气息
  多年前,母亲掌心漏下的金色小米
  
  ◎诗
  
  身体一分为二。
  一群小妖与一座寺院,比邻而居
  她们自左心室出发
  朝圣。自顾自唱出跑调的梵音
  灵魂里种下菩提的人,才配引领她们。先抵达佛光
  再反刍春天
  
  ◎疼痛
  
  它们是一对病友,住在同一间病房
  它们得的是同一种病
  一个是早期,一个是晚期
  
  它们一个被鸟啄了一下,一个被虫子
  蛀空了内心
  
  ◎你听见了吗
  
  风不羁的歌声,雨不住的哭诉
  花朵无罪的辩词,鸟儿纤细的对白,露珠的闪烁其辞
  树木体内钟表的滴答
  
  还有河流
  它一再主张的委曲求全
  
  ◎纸上春天
  
  用十万朵羞涩的蔷薇
  拼出人间四月天。奈何笔尖太细
  春,一戳即破
  
  ◎小说家
  
  为构思人间烟火,我时常游离于烟火之外
  写完这一章,我就老了
  我让女主角为我殉情,把等身的旧纸堆,当作墓志铭
  
  ◎虫草
  
  两个始终躲不开宿命纠缠的人
  在同一科属,必定有相似的气味和秉性
  
  不爱的时候,是两株背靠背的夏草
  爱的时候,是拼命挪向一处的冬虫
  
  ◎白日梦
  
  她喜欢住到一棵树上,呼吸植物的香
  灵魂越来越轻
  比风中的枝蔓还要柔软
  诗卷看到一半
  她停下来,在一旁倨傲地打量——
  对于美,她始终有自己的坚持,她担心眼中的世界
  并不比一棵树的心更辽阔
  
  ◎十面埋伏
  
  四面楚歌,都是乡愁的陷阱。
  攥紧最后一块浮木
  从水路泅渡。田垄之上,多年前细数谷穗胎音的少年
  还噙着明晃晃的笑
  一切都已太晚。只能裹在阴谋里
  别剑,别马,别姬……
  
  ◎棉朵儿
  
  爱上你之后,省略掉很多细枝末节
  粉红开落,鹅黄开落,壁垒森严的青桃不说话
  阳光推开黑房子——
  
  我住在里面
  是你的白色小孩。你喊一声亲爱,我絮状的心
  就一丝丝,软下来
  
  ◎忽而早春
  
  春韭疯长。爱美的小青瓦
  还是喜欢蹲在水边照镜子。小谣曲在风里
  轻轻地飘。小囡囡离开摇篮,不知作了谁家新妇
  
  桃花就要开了
  小蝌蚪,已长出前腿
  
  ◎伤别离
  
  我祈愿所有的马匹都跛脚,所有的杨柳
  都抽不出像样的绿枝
  灌满冷空气后,旧瓶子再也装不下可供暖身的新酒
  
  我在半阙古词里瘦了又瘦。我攥紧一粒纽扣
  不撒手
  
  ◎后来
  
  读你读过的诗句,走你走过的路
  唱你唱过的歌
  爱上烈日与风撑起的盛夏,爱上云端漫步,爱上飞
  
  纯棉的身段,已软到极致
  只是那微弱的萤火遥不可及。我将如何绕过茶汤里
  
  为文火煎熬
  身负重伤的茉莉
  
  ◎不识
  
  流水还是选择了骂名
  留给桃花猜不透的背影和饮不尽的恨意
  鳜鱼瘦了
  鳜鱼肥了
  鳜鱼不识愁滋味
  只因爱不够这铺天盖地的绿,白鹭舍不得合拢翅膀
  山前山后,扑棱棱地飞
  
  ◎涟漪
  
  有时候,天蓝得不像话
  云白得也不像话
  怕你在湖水中认出我,所以我安分得不像话
  
  其实很想妖孽一些
  不兴观群怨,只兴风作浪
  
  你知道我从不讨好风,若你提及荡漾,我愿意
  亲手制造风
  
  ◎此山
  
  此山空旷。晴也一日,雨也一日
  流泉与飞瀑皆有以身赴死之举,辨不清谁比谁壮烈
  偶遇飞雪
  或应远其美而悯其痛
  
  山中有庙宇,僧侣常有而隐者无多
  云朵无旁骛
  反复洗濯以独善其身
  
  清风去来,不过随性所至
  明月闲闲地,淡淡地,照或者不照。身在此山,我
  看不见我
  
  ◎仿佛
  
  是不是所有桃花,终将辜负
  泪水的灌溉
  
  在一首诗的第一行
  我写下“然后”
  仿佛你不是误闯镜头的他山之石
  不是画蛇添足的蹩脚戏份,仿佛我们曾共攀峭壁
  同游沧海
  
  仿佛我们已抑扬顿挫
  仿佛我们将起承转合
  
  ◎我们谈起梨花
  
  微风起,春水携带皱纹老去
  星群在波光中闪烁,那人的心又摇晃起来
  
  空遗恨。老去的,不止流水
  那么新鲜的过往
  那么洁净的身世
  那么自在的梦境
  也不过与记忆,白白交换了一副沧桑的旧皮囊
  
  恨也枉然。把天涯关在门外
  捧起众多悉心投递,又被退回原址的小字。一瓣,又一瓣
  她细数
  这些白色泪滴,薄薄的
  像一个人错托的想念,没有分量
  
  ◎阑珊
  
  八百里文档,白得多么辽远空旷
  在这里安营扎寨,逞霸称王,驾驭汉字战车垦荒
  向西三丈
  删掉。向南十步,再删掉
  
  小写意,窗外传来一帘雨声。甚好
  大泼墨,箫声递过几匹夜色。勿念
  
  剩下的时间,一半用于犯傻
  一半用于犯困。衣橱里的蓝裙子莫名地老了
  镜子里的自己新新地旧了,辫子长长的柳树姑娘走出房间
  对着平静的湖水扔瓦片,有一搭,没一搭
  春意,阑珊

  编辑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