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谁造的头顶雨阴天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15:43:29

谁造的头顶雨阴天

  谁造的头顶雨阴天
  
  (一)
  是谁?是谁造的头顶雨阴天
  东方的天
  还发白光,太阳洗着光明天。
  
  我被遗落在苍白的空街小巷
  孤独地走着
  没有同伴,也没有说话者
  泥泞是我的伙伴,环形舞蹈。
  
  巨大的黑影
  在我的头顶蔑视我的微小,呵
  四周飞溅的黑箭
  雨花已开,我有流不完的心语。
  
  你们鼓造,你们践踏,你们逆天
  压扁了宇宙一角
  倾斜了日昼天地,黑蛇有了洞穴
  嘘,那堆堆的黑势分明撑着黑伞。
  
  (二)
  是谁?是谁造的头顶连绵雨阴天
  天色不是晚上
  发黑的虫子长厚了,光明始呻吟。
  
  我有黄土地的灵魂,与泥土一起
  痛苦痉挛
  黑雨生的卵石贫瘠粟谷想象丰富
  石头的空间
  占据了思想生长的梯度,退化下沉。
  
  我在空旷死寂的雨阴天,火辣眼泪
  是火红的红辣椒,是苦涩味的苦瓜
  是太阳晨明时
  滴下的清凉露珠,串串流着纯净光。
  
  哦,我的头上天
  浮着烟云的雾,流着食魂的梅雨
  我很吝啬,我很富有
  我生活在人造的头顶连绵雨阴天。
  
  (三)
  怪,古怪的色,黑石头筑起的雨阴天
  建筑物支撑的残肢
  人造的头顶雨阴天,逆反天道的阴天。
  
  云黑的天空魔幻 变出一个巨大的盛宴
  讲述阴阳学
  学术里高唱阴术,于是黑势就有了依据
  脚下的泥土
  长出一座迷信的黑庙,求神的香烛袅袅。
  
  我如天空里最后一根光的哭泣,如一只鸟
  似于装在人造的匣子
  从千米的高空推下,去捡重量势能的暴力
  于是我的肉体如泥
  裂开了我的果核,灵与魂飞起朵朵雨的花。
  
  呵,这人造的阴雨天,光明背面的阴雨天
  呕吐出我的痛苦,带着我,
  孤独的白发走在苍白的空街小巷
  没有同伴,也没有说话者,只有阴风舞蹈。
  
  我淹没在空旷死寂的雨声,风声,冷声
  除了青白石阶能听懂我的脚印
  一切都成了流走的物影,流进黑色信仰迷洞。
  
  (四)
  是谁?是谁造的头顶连绵雨阴天
  赤炎蛇,黑势鬼兽,原始的黑色幽灵森林
  你们的年岁
  你们的年丰
  你们的黄道
  在人间张贴的辟邪门符,钟馗,岳飞,屈原
  他们在圣人庙,他们在阳光台,他们在……。
  
  我也在,在人间洗淘灵魂的字河上
  风把我的眼睛吹开
  花的喇叭形状让我把字的声音洪亮。
  
  赤炎蛇,黑势鬼兽
  我有一个捕捉器的口袋,火焰,闪光。
  
  (五)
  回到我发光的体内,回到我回声的骨内
  无畏的追光明的剑锋
  竖琴听着断弦的沉厚余音的韵符。
  
  爆烈,愤怒,闪出一道电光的裂缝
  飞虫,蚊蝇,毒蛇,蟑螂,鬼魂
  倒塌在一块虚空的黑云,云散去了。
  
  登上光明的极速电流,镌刻的铭文
  明媚一个早晨
  忘却被践踏,被屈辱,被恐怖的
  人造的头顶雨阴天
  从无量数元素的正气力量,上升,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