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对话“00后”:不悲观不畏怯看似“佛系”却在“暗自努力”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6日 14:33:17

  “00后”有着自己鲜明的时代特征,他们始终不悲观、不畏怯,纯粹而直白地一路前行,用自己的方式为时代发声,手捧新青年的百年精神,肩负未来的希望,于心田缓缓流淌出一份致敬,一种铭记,一股温暖的力量。

  “00后”伴随着互联网大潮呱呱坠地,当他们第一次睁开双眼,眸中早已映入千禧年绚丽夺目的花火;伸出双手,便可亲触改革开放的华彩笔墨。他们于物质丰厚中张扬个性,在世界视野中定位自我,坚持却并不执拗,放任却珍重初心。

  高考将即,“00后”们将开始陆续直面人生的第一次抉择与担当,离开父母的护航,独自走向千军万马的竞技场。他们的青春奋斗,他们的未来畅想,该怎样解读?我们不妨看看已步入大学的“00后”,潜入他们的世界,来一次敞开心扉的对话。

  互联网让我们认清世界与自己

  对“00后”来说,他们最真实的内心世界只潜藏于心。这一点和“80后”“90后”有本质区别,后者面对互联网,更多的是被匆忙的裹挟,于惊喜中沉迷追逐,坦诚欢心。而在“00后”眼中,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和平台,如电话、汽车,仅仅是为生活提供便利的服务。

  “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我们这一代很‘丧’,没有上进心,对许多事情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其实我想说,我们内心有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只是不愿意再去申辩。”小伍身为千禧年后出生的“富二代”,国际学校、出国留学、继承家业这种流水线式的人生规划早已铺成就绪,他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地走好每一步。“互联网让我看清未来,那些理想、流浪、冒险并非想象中美好,我不必刻意做作‘青春’去满足乌托邦式的幻想。”小伍直率中显露出成熟与务实。

  “都说咪蒙很火,可在同龄人中并不受追捧,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她是谁。”正在上大一的康宜玲拒绝漫天飞舞的“心灵鸡汤”,几乎不发朋友圈,微信里的公众号也一直在做减法。“在网络上待久了,正面和负面的信息见了太多,反而让我放弃了碎片化阅读,学会只关注所需,更冷静透彻地看待不同的观点与评论。”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在与“00后”的接触中发现,他们较为关注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国国家地理、一只学霸等公众号,豆瓣、知乎成为流行意义上的科普助手。“微信更像是正式办公学习的线上工具,如果更为私密的朋友对话,我则会选择TIM(轻聊版QQ)。”大一学生黄子淋说。

  有趣的是,虽然新一代年轻人的在线时间越来越长,所关联的社交平台越来越多,但他们始终保持谨慎态度进入某个社交圈子,并且更加注重隐私与个性化设置,一边与生俱来地认同开放与更迭,一边在心中“设防”,清晰地划出“你我他,是与非,舍与得”的分界线。

  谈恋爱被视为一门“必修课”

  近年来,《你好,旧时光》《忽而今夏》《最好的我们》等青春剧热播,“早恋”话题已不再讳莫如深,反倒成为一种清新风尚,引发追忆思潮。对于过早接触各类恋爱情节的“00后”来说,谈恋爱不再是父母阻拦的禁忌,更多被视为一门“必修功课”。

  根据《中国青年报》调查数据显示,“00后”新生们中有60%计划在大学期间谈恋爱,20%表示随缘,另外20%认为以后工作再谈。“刚上大一,父母就不反对我谈恋爱,有时甚至是旁敲侧击地鼓励。”佩佩(化名)说,因为现在结婚率走低,父母为此产生忧虑,非常担心自己没有恋爱经验,而在以后迟迟不敢尝试结交异性,出现择偶困难的尴尬。

  “我是母胎solo,谈恋爱是大学生活的规划之一,但我并不想按照长辈的意愿或标准去找对象,我有我自己的坚持。现在同龄人的观念太过多元化,有些人奇奇怪怪的想法我不能理解和接受。”周雨凡说,恋爱中的“门当户对”,就是三观相契合,能谈得来。

  “没有谁会坚定地说在大学不谈恋爱,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没必要遮遮掩掩,遇到合适的人我会去享受恋爱。”黄子淋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毕业后的人生规划是考研甚至考博,然后关注开拓事业,“恋爱可以有,但晚婚晚育是必然的。”

  郑州大学辅导员朱意在接触第一批走入高校的“00后”发现,他们总体上较高年级学生更加自信、活泼、多才多艺,但个体差异也非常明显。“‘00后’的孩子受家庭教育的影响较大,他们对人生,婚姻的看法很大一部分归因于父母观念的影响。”朱意说,许多学生在大一下学期慢慢谈起恋爱,他们对爱情往往抱有更长远的考虑,并与自己的学业规划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