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快手:放弃佛系拥抱狼性 下一个电商故事剑指何方?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6日 14:34:36

  2019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给全体员工写了一封内部信,信中他们表示了对快手现状的不满:“看起来不错的数字背后,我们看到了深深的隐患: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的肌肉开始变得无力,反应变慢,我们与用户的连接感知在变弱。”

  在这封充满反思的信中,两位创始人决定弃“佛性”为“狼性”,并给快手定了个小目标:2020年春节之前,3亿DAU。自此,一场在快手内部被称作“K3”的战役正式打响,一向以“慢”著称的快手开始频频“亮剑”。

  快手先是全面打通了与主流电商平台的电商业务,后又宣布要开放百亿元流量,扶持10万个优质生产者,并且将原定的2019年100亿元的广告营收目标提升至150亿元。12月,快手又宣布成为央视2020年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要在除夕当晚发出春晚史上金额最大的10亿元现金红包。

  在业务提速的同时,12月,快手又完成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F轮),融资金额达到30亿美元。此轮融资为腾讯领投,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等跟投。值得关注的是,云锋基金的出现,意味着阿里的入局,快手也由此集齐了BAT三巨头。

  虽然拿了阿里的钱,但快手并不打算为他人做嫁衣。有媒体报道称:自12月23日,快手小店已无法上架淘宝商品链接,截至目前,快手和淘宝商品的链接尚未恢复。遭受同样对待的,还有拼多多。

  快手的一系列举措,如今看起来“狼性”十足,一向“佛系”的快手,变了吗?

  “佛系”始终

  2011年3月,快手的前身“快手GIF”诞生了,它打破了单纯的图片分享,让图片“动”了起来。2013年,写代码出身的宿华和他一样喜欢写代码的程一笑一拍即合,开启了做“中国最好的视频社交软件”的大业,快手从动图转向视频。

  2014年,“GIF快手”改名为“快手”。因为界面简洁和操作易学,吸引了一大批“草根用户”。在“公平普惠”的价值观下,快手体现出了“区块链技术”的智慧。它没有内容运营团队,更不刻意引导爆款话题,也不支持头部大V,对所有用户一视同仁。宿华说,每个用户都需要被看见。

  普惠原则、渠道下沉,让快手吃到了三线市场的增量红利。再加上快手的视频社群功能,一个专属快手的“草根文化社群”开始不断壮大。

快手:放弃佛系拥抱狼性 下一个电商故事剑指何方?

  2015年,快手单日用户上传视频量突破260万,用户总数超过1个亿,带火了许多“草根网红”,一时风光无两。2016年,快手注册用户突破3亿,日活达到6000万左右,坐上了中国短视频平台的头把交椅。

  出于对快手生态环境的保护,宿华和程一笑在商业化上一直踌躇不前。一位投资人评价说,“宿华太在意产品调性,他有点像张小龙。但这会拖慢节奏,微信的商业化迟迟不达预期就是源于此。”

  起初快手上是不允许做广告和交易的,但庞大的需求逐渐获得官方正视。2016年,快手才慢慢悠悠地上线直播,试水商业化。快手直播入局很晚,前有虎牙、斗鱼已经占据了一定的直播市场,同期有花椒、火山等的“多方夹击”。一年多以来一直发展得不温不火。

  不过,靠着不紧不慢的稳步发展和扎实的产品思维,2017年,快手的注册用户已经突破了7亿,日活超过1亿,人均使用时长达到了70分钟。宿华实现了他的初衷——用技术降低创作门槛,引入更多的普通用户进入,再通过人工智能的分发提高单个用户的内容曝光,激发用户创作热情,以此增加用户粘性。

  通过去中心化的快手,宿华最想表达的始终是“生活没有高低、所有人都一样”的普惠价值观。但这种算法的弊端,随着社区人群的扩大和低质量内容的泛滥逐渐暴露出来。低俗、自残、违反道德法律的视频内容,如“未成年少女怀孕”“吃老鼠”“性暗示”等等让快手深陷舆论泥潭。

  但更大的难题是快手“佛系”不下去了。后入局的短视频抖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了短视频行业老大的位置,且远远将快手抛在了身后。2019年,对比快手公布的日活2亿的数据,抖音的日活则是3.2亿。快手意识到了自己的“不争不抢”已成为了其发展的拦路虎。

  快手“佛”不起

  抖音较快手晚出现了6年,在2017年3月以前,都还只是一个专注年轻人15秒音乐短视频的社区,在各大短视频平台的竞争中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力。彼时,相比于快手当时4000万的日活,抖音几十万的日活简直少的可怜。

快手:放弃佛系拥抱狼性 下一个电商故事剑指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