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反腐傻瓜杨维俊去世:许多人赞美我,但看不到模仿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12日 12:41:37

6月10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杨维俊的妻子王万琦那里证实,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副主席杨维俊于6月9日18时03分在昆明因肺炎去世,享年98岁。

王万琦告诉《新京报》记者,不久前,杨维俊因肺炎住院,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由于年老体弱,他几天后就不能工作了。6月12日,杨维俊遗体告别仪式将在昆明猴山公墓举行。

杨维俊的一个朋友告诉《新京报》记者,杨维俊一直身体不好。两个月前,她去医院探望。杨维俊仍在为非法占用土地而斗争,并担心无地农民。她说,杨维俊的精神有时清晰,有时混乱,但谈到反腐败,思路非常清晰。

2010年12月,为了帮助昆明某区农民解决农田破坏和强制征用问题,88岁的杨维俊与农民代表一起,乘坐政府分配给他的黑色奥迪A6专车,驶入CPPCC大院。随着这起著名的“公车请愿”事件引起公众的强烈不满,原政协副主席杨维俊走上了前台。

三到五年后,白、和其他在云南工作的官员,他致力于报道,相继倒下。在巨大的声誉下,杨维俊创下了中共最老、级别最高的实名举报人记录。

公共信息显示,杨维俊1922年出生于云南昆明。1945年毕业于云南大学政治系,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49年,他帮助说服卢汉起义。1949年至1959年,他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副秘书长。1978年,他恢复工作,被任命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副秘书长,后来又被任命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副主席。此后,他被选为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93年,他辞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副主席职务。1993年至1998年,他担任云南民主同盟副主任。他于1998年退休。

杨维俊与《新京报》有着深厚的联系。最初,杨维俊因2010年12月“公交车请愿”事件后《新京报》的深度报道《云南副省级退休官员开道带村民上访》而进入公众视野。此后,《新京报》多次采访老阳,并发表了《反腐"愚公"杨维骏:反腐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能停》 《举报白恩培、仇和的反腐斗士,曾被人威胁"永远闭嘴"》等报道。去年10月底,新京报的一名记者访问了昆明的杨维俊,他不想永远成为一个秘密。

2010年12月21日,《新京报》发布了《云南副省级退休官员开道带村民上访》,报道了杨维俊“公交车上访”事件。

"快一百岁了"

2019年10月21日下午4: 30,97岁的杨维俊在刚刚失去体液后从昏睡中醒来。几小时前,杨维俊和他的妻子吵了一架。

因为他在六个月前跌倒受伤,他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去医院挂一次水。这一天,因为针头位置的问题,杨维俊和他的妻子混了几句嘴。他的妻子王婉琦也身体不好。她提到她生病是因为杨维俊的反腐败努力。就这样,杨维俊的“底线”被触动了。他说他不会和“那些反对我反腐的人”一起回家。我妻子怒气冲冲地走了。

当我醒来时,杨维俊仍然没有松口气。他伸长脖子说,“当腐败是一个大问题时,我怎么能退缩,说我打击腐败是错误的呢?

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的前副主席,杨维俊也因为这种众所周知的固执而成为云南官场的“异类”。

2010年,他驾驶政府专门配备的黑色奥迪A6专用汽车上路,带着无地农民到CPPCC省政府大院上访。“公交请愿”事件跃入公众视野。四年后,他坚持报道前云南省白的倒台

在《新京报》记者访问的当天下午,杨维俊的妻子王万琦没有从家中返回。新来的保姆上楼去拿衣服,把自己锁在阳台上。看到记者们在门外等着,杨维俊忍不住举起拐杖,把脚移向门口。哒哒哒,哒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透过门缝,瞥见了瘦弱的身体,穿着一件红色的棉格子外套,深灰色的睡衣里塞满了白色的球。

2019年10月,杨维俊在医院接受了输血。北京新闻记者张蕙兰摄

在过去的两年里,随着身体状况的恶化,杨维俊和他妻子居住的三层别墅显然要安静得多。

杨维俊坐在客厅的米色皮沙发上,背部微微弯曲。衰老正以不可逆转的趋势扩散到老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灰白的头发,太阳穴上布满老人斑,由于瘦弱和高耸的颧骨,很难连贯地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杨维俊喜欢喝冷水。每喝一口后,他都颤抖着拿起杯盖。由于他的右眼受损,杯盖在关闭前与杯缘摩擦了很长时间。“我快100岁了。”他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