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获奖征文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9日 11:30:29

  40年筚路蓝缕,开启了追寻中国梦的奋斗历程;40年春华秋实,书写了迈向新时代的峥嵘岁月;40年风云激荡,中华民族傲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万物生长,世界前行;时间证明,中国力量!于个人而言,能够在这星辰大海之间、阳光普照之下,感受着岁月静好,见证着时代变迁,便是一种幸运和福分。

  1980年,也就是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两年之时,我出生了。打记事起,我妈就说我是有福之人,因为这一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豫北平原落地,各家各户有了自己的田!所以说,我从小没有像生于1976年的姐姐那样挨过饿。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一点一点在眼前绽放。对于远离家乡求学而后在他乡安家的人来说,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走过的每一段路程。

  一、架子车的风光

  八十年代,我的世界基本上就是我们村,除了随大人走过最远的亲戚超过了10公里,平时活动半径基本在2公里以内。出门就靠双脚,男孩子一年能穿坏好几双布鞋,所以农村的孩子不怕走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是架子车,架子车是木头做的,车轮和车身可以分开,靠人力或牲畜来拉动,载货载客两用,农忙的时候拉东西、节日的时候走亲戚,寒来暑往均可见络绎不绝的架子车。架子车几乎家家都有,但每家的架子车各有特色,木板的质量有优劣,造型款式也略有差异。每到过年的时候,人们会给架子车贴上红红的春联——“日行千里路,人车保平安”,当时我一直纳闷,如此缓慢的架子车怎么就能“日行千里路”呢?后来才明白,乡亲们一来讨个吉利,二来希望能走更远的路,贫穷也没有限制他们的想象力。九十年代,随着“要致富先修路”的标语贴满村村寨寨,逐渐有了三轮车、拖拉机、摩托车等机动车辆,架子车逐步退出历史舞台。2018年“五一”期间,我带6岁的儿子体验最快时速达430km/h的磁悬浮列车,顺道参观上海汽车博物馆,居然看到一辆架子车,我像见了久违的老朋友亲切,儿子却是一脸的新奇,世上还有这样的车?儿子听我讲起往事,好像在听虚构的绘本故事。殊不知,已成“古董”的架子车,曾在八十年代的农家别有一番风光。

  二、“大凤凰”的陪伴

  九十年代,我要到乡镇上初中了,那时候没有公交车,家长一般也不接送,都是学生骑自行车上学。于是,我有了自己的一辆专属“座驾”——二八式的凤凰自行车。刚上初中那会儿,我的个子还没长成,一条横梁使我上下自行车都很吃力,骑行的时候由于腿不够长,整个身子在车座上扭来扭去,才能触到脚蹬让车轮转起来。这对于车技是个很大的考验,尤其是路上遇到紧急情况,想跳下来都来不及,骑自行车摔跤便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了。那时候,小个子骑大车的人,不只是我一个,一群玩伴把“凤凰”“永久”“飞鸽”等“名牌”聚在一起,“飙车”成了一种乐趣,有的人一只手或是“大撒把”便成了耍帅的方式。当时的小自行车要比大自行车贵不少钱,其实规格和现在的共享单车差不多,班上有两三个家庭条件好的女生,骑的是小自行车,因而成为大家羡慕的对象,上学放学的路上都显得扬眉吐气。当时,款式新颖的小自行车还一度成为年轻人必备的定情礼物。

  随着身高的增长,我慢慢驾驭了这只“大凤凰”。初中时代,它曾伴我在柏油马路上一路高歌,也曾伴我在泥泞小路上艰难前行,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风霜雨雪,陪伴了我的豆蔻年华。

  三、求学路的囧途

  我第一次坐汽车,是初二那年到县城参加一个学科竞赛,带队老师帮我们安排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当时的路不好,坑坑洼洼的地方随处可见,车的减震效果又差,待我们一路颠簸赶到考场,早晨吃的东西被我吐个精光,老师当时就慌了,我一边吐一边听他跟司机说:“这孩子是我们的种子选手,晕车晕得这么厉害,这可咋办?回去开稳点!”司机回答:“路不好也不能怪我,别担心,回去不用考试了!”结果这次竞赛我只拿到了三等奖,与老师期望的一等奖相去甚远,后来凡到校外路程较远的比赛我一般不参加,老师和我都担心会影响集体荣誉。

  1996年,我初中毕业考上了新乡市第一师范学校,离家直线距离也就100公里,按照现在走高速路程计算,一般也就2小时多点。然而当时没有直达的汽车,中间需要换乘2次,一路颠来倒去,加上车也不准点,往往要从清晨走到天黑,折腾一天下来,到学校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三年里,这路上遇到不少“坎坷”和“糗事”。有一次放寒假回家,我们中途转车,由于过路车不进站,我们结伴而行的四五个女生在大转盘等车,苦等等三四个小时后,不得不搭了一辆顺路的拉砖卡车,在夜里10点钟赶到了县城,想想也真是够冒险的“囧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