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供应商上门讨货款 麻辣诱惑疑现资金链危机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www.ltpic.cn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1日 16:17:54

  原标题:供应商上门讨货款,麻辣诱惑疑现资金链危机 

  近日,老牌川菜品牌麻辣诱惑被传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而在本周,已连续有供应商到公司总部讨货款。

  11月29日下午,陆续有多名供货商聚集在麻辣诱惑北京总部,要求见到其公司负责人追讨所欠货款。新京报记者也来到位于小庄附近的中国第一商城麻辣诱惑总部,该公司所在地租用的是一处住宅小区,在其29层租用的两间办公室内,分别有采购和行政人员在此办公,而其中一间办公区内的多个工位已空置。

  新京报记者想就欠款纠纷事宜向麻辣诱惑公司负责人求证,但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负责人不在。麻辣诱惑的一名行政工作人员证实了拖欠供货商款项一事,但表示“并没有网上传得那么夸张,而且已经与部分供货商达成了初步协议。”而就麻辣诱惑在北京市场有店面关闭一事,该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资金紧张出现一定问题,但绝没有撤出北京市场的计划。

  凌晨送货发现已关店 

  截至今年11月,北京易美商贸有限公司已经与麻辣诱惑合作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们负责为其供应蔬菜。北京易美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明新告诉新京报记者,被拖欠货款的情况其实早在去年底双方刚开始合作时就已经出现了。“第一个月的货款就拖着不给我们,后来追讨回来了。但之后几个月中,每个月的货款都要催促数次,一点点地给,积压的钱款越来越多。”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情况从今年7月开始急剧恶化,从那时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一笔货款。这中间他曾经多次联络麻辣诱惑采购总监刘西朋以及负责对接他公司的采购员,对方都以正在融资,会陆续结款等说辞回复他。

  在采访过程中,新京报记者也多次尝试联系麻辣诱惑公司采购总监刘西朋,截至发稿时止,对方始终未接听电话。

  李明新称,在此之间,他仍然正常向麻辣诱惑朝阳店、西直门店、汉光百货店、新中关等门店送货,一般都是凌晨配送。直至本周二(11月26日)凌晨3点左右,当他公司的货车像往常一样给门店送货时,才发现麻辣诱惑的西直门店和新中关店两家都关店了。“当时我们的工人看到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在他们店里。”担心麻辣诱惑单方面“跑路”的李明新,只能选择到麻辣诱惑公司总部讨要说法,本周三(11月27日)他得到的回复是:并非关店,而是店内正在装修,对于他提出的欠款问题,麻辣诱惑公司人员始终未给出明确说法。据他告诉记者,从7月至今,已被拖欠货款将近100万元。

  有供应商称麻辣诱惑多名采购人员离职 

  武先生(化名)所在公司从今年5月开始与麻辣诱惑合作,负责酒水供应。双方合同规定2月账期,今年7月麻辣诱惑公司转账给他公司5万元,拖欠了2万货款,9月补齐2万钱款后,其余货款再无下文。直至11月,麻辣诱惑公司已欠他公司20余万元。“我们是小本生意,一共投资就几十万,现在这么多钱都要不回来,感觉很无助。”据武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供货商同行处了解到,有水果供应商被拖欠300余万元货款,蔬菜和调料供应商分别被拖欠200余万元和100余万元,而被欠最多的是冻品供应商,达到了近600万元。

  日前,部分被欠款供货商与被拖欠工资的麻辣诱惑内部员工来到汉光百货店,打出横幅试图讨薪讨债。采访中,武先生坦言,对于这种做法他持保留意见。“把现在还在正常营业的店面生意搞砸了,对我们也没有好处,没有利润,我们的钱更是追讨无望了。”然而据他告诉记者,就在11月麻辣诱惑多名采购人员已办理离职,负责对接他公司的采购员也在离职队伍中。今后还能再找谁要钱?他表示非常茫然。

  手握“空头支票”无处兑现,一纸还款计划支到明年

  从今年5月至今,负责麻辣诱惑蔬菜供应的徐先生只收到了10万元已结算的货款和一张6万元却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手握一张至多张支票的供应商不只有徐先生一人。背负着近90万的欠款债务,他只能找到了麻辣诱惑总部“堵上门追债”。

  在麻辣诱惑公司负责人多日未现身的情况下,11月29日,徐先生与多位供应商一样,领到了一纸“还款计划”。根据该计划书面约定:对账务明确且仍在合作的供货商,将做到“周供货周结款”且“不再增加欠款额度”。对账务明确且退回全部所持2019年11月1日之后到期的延期支票的供应商,剩余欠款部分将从2020年3月起用一年时间偿还,每月还欠款金额的6%至10%不等。

  不过在采访中,徐先生告诉记者,此前就曾有供货商领到过类似书面的“还款计划”但所欠款项仍旧未落实。